书评随笔

出版上市,短篇小说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9日书讯:近日,作家梅里新书《佛耳山歌》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梅里
,原名席立新,男,1962年出生,河北省卢龙县人,大学学历。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著有长篇小说《河戒》、《英雄鲍三》、中短篇小说集《痛苦的生命》、报告文学集《无悔的抉择》及《梅里诗词选》等。先后在《天津文学》、《长城》等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

7莫陌大学,就跟普通的女生一样,谈了场平平淡淡的恋爱,对方也是那种记不清脸,记不清声音,记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在一起了的人。所以,只是一场普通的友谊,好聚好散。莫陌毕业之后就回到了自己高中的城市——T城,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还是因为总觉得在这里,她没有内心深处的失落感;或者是某些时候,她需要的是一个约定;明明跟她恋爱的是王宇逸,自己一直的理想型就是王宇逸这种,然而她却是时常梦到苏展——而又是她睡得最香、最没有顾忌的时候。01年的时候,莫陌在她心中的偶像死的时候买的狗也死了,苏展当时还说它一脸福相,肯定活的比时间更长。转眼间,狗走了,人也不见了,时光啊,它到底偷走了什么?为什么她感觉什么东西,都不存在了?同学会的时候,当时的班长打电话让她回去;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想在人多的时候避免跟熟人见面——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依附心理——什么都没了,自己算什么?

“你已在这里买了房子?”

专业点评

小说故事跌宕起伏,人物性格突出,生活气息浓郁,揭示深刻,富有时代感。

5整个高中三年,莫陌再也没有谈过恋爱,而身边唯一的男性——苏展,也似乎早已退居她的男闺蜜的行列。譬如,他们经常讨论——男人,和女生。高三那年,那个会唱《大海》的男人,终于迷失在他的大海里,无所顾忌。而喜欢他的莫陌,却哭的死去活来,不肯相信这个事实。莫陌对苏展说:他唱歌多好听啊,他的那只狗狗多好呀,他怎么舍得,舍得放开生命,放开他的狗,放开那么多,喜欢他的人~莫陌永远都记得,当时的苏展,怅然的脸色,带着一点寂寥,带着一点伤感,又带着一点淡然——“没有人能够永垂不朽,莫陌,即使是你我,都不行。时光啊,只有带着这种淡淡的伤感,才够味!”当时的他们,即将高考,瞬间就是各自东西,怎么能够永垂不朽呢?是啊,没有什么都是圆满的,都需要带着这样一点,淡淡的伤感……远处的操场,扬洒着汗水,不见这渐渐弥漫的忧愁~

“那么,来个水果盆?”

摘要:
小说故事跌宕起伏,人物性格突出,生活气息浓郁,揭示深刻,富有时代感。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9日书讯:近日,作家梅里新书《佛耳山歌》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梅里
,原名席立新,男,1962年出生 …

2莫陌青睐的,是隔壁班的大才子——王宇逸,虽然王宇逸不是那种很帅很帅的类型,至少,看起来也不像苏展那么令她讨厌。而且,王宇逸至少有点真才实学——他不会说那种低俗的笑话来招人烦厌,他对人总是面带微笑,说话语气温和,不像苏展说话那么带刺,惹莫陌不高兴;他也会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每次黑板报上面,都有他的大作。莫陌还记得第一次跟王宇逸说话的时候,王宇逸正拎着一大堆的书本走过她,温雅地跟她讲“让一让”;莫陌觉得那时她肯定是被王宇逸的笑容迷惑了,所以才会在看见了王宇逸的嘴角的弧度才会莫名其妙地跟他说:“我帮你吧!”这对平时的莫陌来讲,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她没有这样的勇气,因为他一跟男生讲话,就会说话结结巴巴;所以她不靠近男生。只有两个人除外——让她讨厌的苏展,她喜欢的王宇逸。自从那一次帮了王宇逸之后,莫陌的心情都是极好的。跟同桌说话都带着一抹难以言说的笑容。同桌问她,她也不说,只是说:“秘密。”在跟苏展说话的时候,她也不像以往那么讨厌他了。莫陌想通了,只要自己不在乎他做什么,她还是可以忍受他的——即使苏展坐在她的后桌。

我和他是在交友网站上相识的。我们在网上聊得很开心。后来,他约我见面。我就选择了S咖啡馆。

小说故事跌宕起伏,人物性格突出,生活气息浓郁,揭示深刻,富有时代感。

9她拆开了那个信封,十年之久,埋在土里,带了泥土的清新,十年前的那些回忆很奇怪得,一股涌来,让她猝不及防。那个装着她写的纸条的信封,没有拆过——十年,他也不曾出现过;多么令人可笑的相似!身后忽然传来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打开看看吧~”莫陌没有回头,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她的心脏突然开始狂跳,她害怕一回头,什么都变了模样。身后的人似乎看她久久不动,低低得笑了两声:“当年的犀利的妹妹原来现在这么守规矩?”莫陌一听,脾气就上来了,还偏偏就犟了:“怎么不敢?只不过是怕看到某人的烂字!”说完还打开了信封。没错了,也就苏展能让她忽然就这么生气了。莫陌刚展开苏展的信封,苏展就说:“莫陌,我知道你现在没结婚,我也没有。我一直喜欢你,你知道么?”莫陌故意装作在读信,没说话,其实是忽然就哭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苏展在后面,没让她回头,继续说:“你说,你当时喜欢王宇逸多精神呀,后来你们分手我多高兴啊!就是……他停了停,“莫陌,是真的!”

如果眼前的他真的是我的男朋友,说不定我弟弟会比我还高兴哩。

内容提要

佛耳峪村矛盾尖锐复杂,村主任贾德正也因此大失人心。恰逢村级两委换届,于是,佛耳峪村各派力量展开了一场殊死较量。原支部书记蒋学仁看中了返乡创业的大学毕业生宋清宇,让它出来竞选村主任,他百般做宋清宇和他家人的工作。最后,在蒋学仁、韩香柳、李松山、陆峥嵘等人的支持下,宋清宇果真当选了。新一届领导班子通过“献土地”、“让门市”、“成立合作社”、安排贫困户就业”等实事,成功化解了各种矛盾。他们又倡导在佛耳峪进行旅游开发,修复古长城,清平乐游乐场也破土动工。佛耳峪从此走上了和谐兴旺蓬勃发展之路。

1莫陌认识苏展的那年,正值她的学校110年校庆。莫陌没有别的技能,只会指挥合唱团;虽然她不懂什么音符之类的,但是还是可以在该停的地方停,该懂得地方动;所以指起来,还算那么回事儿。而苏展,就是那个时候的一朵奇葩。之所以莫陌认为他是奇葩,主要是他虽然是合唱团的一员,不过总在关键的地方发出几个绵羊音,生生地破坏整个团队的协调;莫陌当着合唱团的同学的面,忍受了,暗暗地找他解决了几次,可是他在她面前不说什么,点头答应,嘻嘻哈哈;可是到排练的时候,又是我行我素,完全不在乎。于是,莫陌忍受不了了。在他再一次捣乱的时候,莫陌气急败坏得把指挥棒砸在了地上,冲苏展喊了声:“你来!”结果苏展还真不要脸得过来了。事实证明,人家是有资本的。于是,原本的一人指挥,变成了现在的“双人组合”
;原本莫陌想着借机让他收敛一点的,结果现在反而让他更嚣张了呢!莫陌就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生。在莫陌的意识里,最坏的词语也就是这个了;而除此以外,莫陌还真想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可是,人家苏展,偏偏得到了许多女生的喜欢;莫陌不明白,在这个坏男生还不怎么流行的时代,虽然苏展也不是那种长坏了的男生,可也没有多出众,为什么这么多女生喜欢他呢?

我故作沉思。

章节试读

青龙河,古称漆水。她是从哪一天开始流淌的,这世上的人没人说得清楚,但从前她肯定比现在更盛涌,更浩渺。不知道她穿越了多少崇山峻岭,然后来到了佛耳峪这个美丽的地方。当然,那时候还没有佛耳峪这个村。她从西北淌来,顺着山势,向东流去,一头撞到佛耳山上,又一挺身向西飘去,把这里的青山沃土半包围起来,蜿蜒成一个大半岛。岛上桃花遍野,松柏参天,苍鹭翔舞,鹿走蛇欢。到了明洪武元年,突然这里来了黑压压的一群汉子,个个身如铁塔,八尺有余。他们开山劈石,烧砖造炭,从东向西筑起了长城。长城从东面佛耳山的山顶上顺势而下,越过青龙河,然后爬上了黄蜂岭。长城从河湾处飘起,踩着山头,一路向西北飞去,远远看去,仿佛就是一条在波峰浪谷上飞腾的巨龙。人们在河的西岸上又修起了瓮城,在半岛的山顶上还建起了围城,城里有守关兵士驻扎。修罢长城,官府便挑选了蒋、宋、陆、沈四名军官和一百名兵士留下驻守,后来他们便在此建村。一个道士来此云游,他站在东面的佛耳山顶上往下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此地真乃风水宝地,宛如释迦牟尼之大耳轮状,于是便将该村取名为佛耳峪。那时佛耳峪并没有佛,只是在村北的一个山坡上有座庵堂,里面住着白玉香庵主。白玉香是修长城时从江南来的寻夫女子,就跟孟姜女似的。但白玉香深明大义,特别支持丈夫修筑长城,那时她就懂得爱国爱家的道理,她来寻夫,为的是跟夫婿一起修筑长城,为国尽忠。结果,当她赶到佛耳峪时,她的夫婿已经为国捐躯。白玉香强忍悲痛,决心永不离开这里。她每天为修长城的人们担水洗衣,打柴做饭,颇能吃苦,深受修长城人的尊敬。修罢长城,她便在此出家,削发为尼,终生陪伴夫婿,陪伴长城,直至长辞人世。明代初年,蒋、宋、陆、沈的后人,为了纪念这位深明大义的女子,就在她原住址上建起了一座正式的庵堂,里面塑造了一尊白玉佛像,并将庵堂正式定名为白玉庵。千百年来,白玉佛保佑着佛耳峪这片土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免遭瘟疫,免受战乱。佛耳峪虽属要塞,但这里却没有闹过匪患,没进过国民党兵,没跑过日本鬼子。佛耳峪人说,不管是旧社会的霍乱,还是新社会的SARS病毒、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病毒,白玉佛绝对不允许它们踏进佛耳峪半步。

6“万岁!”将青春,都似乎留在了毕业照上。散伙饭上,班长提议班上的男生都把自己曾经暗恋过的女生的名字写在信封里面,就此封存;待四年过后,下一场同学聚会,一切的尘埃都似乎会落定,再次打开。女生呢,可以选择自己最难忘的那个人,跟着男生的信封一起埋葬,四年之后,看缘分如何。莫陌看着苏展,他也看着她,两人都没有说话;但一切,又似乎不必说。苏展看着手里的信封,握了握手里的纸,一脸是跟平时不一样的怅然。“给我看看你写的呗~”莫陌上前开玩笑,心里知道苏展是不会给她的;莫陌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她希望苏展最难忘的是自己,而却又希望着自己和他就这么尘归尘土归土了。因为莫陌写的,就是苏展。苏展却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走掉了。莫陌也不知晓这样的眼神的涵义,只知道,她听到了寒风袭来,花败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同事打来的。我接个电话。”

宝马娱乐bm7777 1

3莫陌还是跟王宇逸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起因是那天莫陌班上的男生与隔壁班的打了一场足球赛,苏展和王宇逸都在。比赛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苏展直接将球踢到了王宇逸的鼻梁上,瞬间,王宇逸的鼻血就流了出来;在莫陌看清了之后,她在一瞬间就跳了起来,迅速奔下了观众席。她到王宇逸的面前的时候,手里多了条毛巾和一瓶冰水,并迅速把冰水裹在毛巾里,踮起脚,把它贴在了王宇逸的额头上。结果,王宇逸的吻,就从天而降。“莫陌,我们在一起吧!”其实莫陌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没有和王宇逸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跟他在一起肯定是一种最幸福的事情,但是在一起之后,晚上的时候,尤其是深夜,她的梦里都会出现一个人的身影,但是那个人,却分明不是王宇逸。莫陌其实是初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好多人都在场,自然包括苏展。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莫陌谈恋爱之后,他们的关系就缓和了很多;很多莫陌不愿意和王宇逸谈的问题,莫陌都会告诉苏展。并不是苏展长着一副男闺蜜的脸,而是……是什么呢?莫陌自己都不知道。

“我把我的情况都向你交底了。父母家不富裕,我是这个大都市里微不足道的教书匠。你看,我们俩能继续相处吗?”

10其实莫陌一直在想,自己都奔三了,何必在心里想着一个不可能的人,麻烦自己那么久?为什么不干脆把自己嫁掉?现在她想,一切都还是来得及,一切都值得!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总归是没有错呀!苏展那个笨蛋,她怎么不知道那是真的呢?大家都不年轻了,没有必要开那种玩笑!莫陌偷偷擦了眼泪,转过去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就在这里呢?怎么不干脆去找我?”苏展又笑了:“那是因为我已经打入敌人内部了呀!这又是班长通知又是你爸妈说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继而严肃道“莫陌同学,经过三年高中的了解,我是对你念念不忘,你呢?”我么?我呀!我也不知道呀!我谈过恋爱,拼命工作,不联系所有的高中同学,不想去想那三年,为什么我会那么清晰得知道你十年之后是什么样子呢?我不是神呀!我也是喜欢你的呀!可是莫陌知识抽了抽鼻子:“不告诉你!”可是手里却捏紧了刚刚从信封里拿出来的纸条,偷偷将两张上面的名字靠在了一起……三年后,他们的孩子出生在了大洋彼岸,是一段全新的时光……

我约他在S咖啡馆见面。

宝马娱乐bm7777 ,摘要:
1莫陌认识苏展的那年,正值她的学校110年校庆。莫陌没有别的技能,只会指挥合唱团;虽然她不懂什么音符之类的,但是还是可以在该停的地方停,该懂得地方动;所以指起来,还算那么回事儿。而苏展,就是那个时候的

“你喜欢打牌?”

4莫陌最近经常收到花,花的品种,满天星;对于花语,莫陌一向是白痴,她现在有王宇逸,所以,她没有想太多,也就由它去了。在莫陌内心,还是希望王宇逸问几句的,虽然她知道,即使王宇逸问她,她也不晓得要说什么的,可是他不问,莫陌就觉得他不够关心自己;可是又似乎觉得,如果他问,自己实在没什么可以跟他说的。她跟王宇逸,还是分手了,分手的场景有些尴尬,是在一条小巷子里面;对着几个小混混,拿着玩具刀的几个小混混,王宇逸当时握着他的手,瞬间松开了。莫陌的脑袋当即就懵了。至于是如何逃开那几个混混,又是怎样甩开后来王宇逸重新送过来的手的,莫陌脑子,都短路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样,莫陌的初恋,不见了。

“空的时候和几个姐妹打双扣,斗地主。其他的我不会玩。你玩牌吗?”

8莫陌还是去了以前的学校,五年之后。不过只是想起了那里的麻辣烫;他们那时经常去吃。开店的那对夫妻还在,只不过岁月真的是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清晰地痕迹。不过看到他们,莫陌是真的觉得幸福。女主人还是一样的热情,在她买了麻辣烫之后,还给她炒了盘藕;说她太瘦了,在工作的女孩子不能太拼命……有些话真的是爸妈都不稀得讲她,真的是很温暖。她吃过麻辣烫,按照班长给的地址,走到了高中楼的榕树下;在手电的帮助下,她看到了四年前的箱子和里面的,一个信封。让她想想,她是怎么软磨硬泡让苏展将她和他的放在一起的呢?其实苏展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只是莫陌跟他说话的时候,无论苏展答不答应,莫陌都会认为他答应了。很奇怪啊,明明她跟他也没有多熟,也已经时隔近十年了,一切都似乎改变了模样,为什么偏偏只有一个他,让她如此放心不下?
莫陌依旧单身;不是找不到,确实是没有感觉。爸妈急的不行,天天催她。可是真的是没有办法,她的时间,总是没有办法完整!

“没有。不过,我有个大学同学让我到成人教育学院去兼课。如果去兼课,也能挣不少钱。”

11时光啊,它真是一个坏孩子,偷偷地这么折磨人,偏偏要把葡萄酿成芳香的葡萄酒,给人来个措手不及;时光啊,又是那样的好,将一切等待都变成了回忆,又是那样的青春里~

他举起杯,说道,“来,为在这里遇到老乡干杯。”

“是啊。不过面积不大,八十多平方。你也知道,这里的房价贵得惊人。”

“喝杯卡布基诺?”

“我……”我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接下来,他带着浓重的乡音和我说话。我也用上了我老家的土话。我俩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他的脸上现出喜悦的光泽,还时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我们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里坐下。

他是我第七个约到S咖啡馆的网友,也是在S咖啡馆里消费最少的网友。

“有。请问你要哪一种?”服务生问道。

“随便。你喝什么就点什么吧。”

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店老板打来的。我知道他要对我说什么。

他又叫上了一盆水果盆。

他惊愕地看着服务生。他的表情似乎在说,我俩要的水果盆不要这么大呀。可是,他一句话也没说,默默地用牙签为我挑起一棵草梅。

咖啡馆里的灯光黑黝黝的。店里的生意不错,大厅里坐满了人。

“好啊。”

接着,他又告诉我,那年,他考上大学,可差点没迈进大学的校门。因为他家里穷。他姐姐为他付出了很多。她把她的未婚夫送来的聘金,都给了他。他这才凑足路费,买些生活必需品,来到这里上大学。如今,他姐姐一家的生活还很艰难。可他对姐姐的帮助却很少。

他兴致勃勃地说着他大学里的事,他的同事,他的学生。我已成了他的忠实听众,听他讲他的故事。

我又坐回到他的对面。

“有法国红酒吗?”

“你经常寄钱给你姐姐吗?”

我点了点头。

“每月寄给我父母一百块,寄给我姐姐一百块。”他低下了头,刚才的欢乐之情已全然消逝。

“你有信息?”他提醒我。

“在大城市里,生活成本太高了。”他轻轻说道,“最近,我买了一套住房。每月付出的按揭费差不多花掉了我一个月工资的大半。”

2012-3于宁波

他的一席话说得我心里酸酸的。其实,我在城里挣到的钱,大部份都是寄到家里的。我的弟弟在北京读书,花费不少。我不能因为我家穷而让弟弟在学校里受委屈。弟弟曾经问我哪有这么多钱寄给他。我对他说,我的男朋友是大学教师,他让我把钱寄给他的。

他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结结巴巴地说,“哪有让女孩子结帐的。”说着,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服务生。

“再来一杯吗?”

他的个儿高高的,白皙的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睛,镜片里那双眼睛闪烁着热烈诚挚的光芒。

我“嗯”了一声。

他向服务生问了几种红酒后,就问我,“你喜欢那一类红酒?”

“不忙。”我说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没有底气。

他的知识面很广,谈吐很幽默。我被他几句幽默的话逗得吃吃发笑,而他还是一本正经的,似乎他没意识到他的话能逗我乐。

他向服务生要了单子。

“看你说的。你以为我是认钱不认人的?其实,我也喜欢干教师这一行。可是,我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没机会再干这行了。”

“找到了吗?”

“我从J省来的。”

他“嘿嘿”一笑。

服务生介绍了这里的咖啡种类。

服务生看我一眼,便离去了。

我真后悔约他到这里和他见面。我不想他在这里为我花更多的钱。

“这个学期我的课不多,我打算找个家教,挣点外快。”

“我明天还得上班,我们早点回去吧。”我突然觉得我和他不能再呆在这里了,便对他说道。

“我不玩的。”

他把服务生叫了过来。

我的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又响了。不用看,准是老板发给我的。他嫌我们这桌点少了。

“我……我也不饿。”

我应了几声,就把手机挂了。

“不用了。”

我们的红酒快见底了。

“就点法国红酒吧。”

“可以啊。”

“听你口音,你不是本地人?”

摘要:
我约他在S咖啡馆见面。我和他是在交友网站上相识的。我们在网上聊得很开心。后来,他约我见面。我就选择了S咖啡馆。他的个儿高高的,白皙的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睛,镜片里那双眼睛闪烁着热烈诚挚的光芒。我们在咖

他高兴地说,“啊,我们还是同乡了。”

“啊哟,你家离我们老家很近的。”

“我们要了二杯咖啡,二杯红酒,一盆水果,怎会消费一千多元?”

一个名牌大学的教师,又在这个城市里拥有一套住房。他的条件真的很吸引我。

“我不饿。你来一份吗?”他问我。

他宽容地一笑,慢慢地呷了一口咖啡。

“把水果盆打包,你带回去吧。”

“没事。是我一个姐妹发给我的,约我去打牌。”

服务生拿来了帐单。他一看帐单,眉头就皱起来了。

他淡淡地一笑。

服务生把一大盆水果端到我们面前。

于是,他点了二份卡布基诺咖啡。

“我们喝红酒吧?”他又问我。

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响了。我打开一看,是老板发来的。他要我再狠点。

他抬腕看一眼手表,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已经十一点半了。行。我送你回去。”

“你也是J省人?”我有点喜出望外。

“你说过,你在外贸公司上班?”

“这里的牛排不错的。二位要不要点一份?”服务生问道。

在大街上,我有一种向他坦白的冲动,我想告诉他,我是S咖啡馆的酒托。可是,话到嘴边,我却没有勇气说出来。

“你俩聊得这么好,抓紧时间点些贵的。”

“你一个人在这大都市,也有不少花费啊。”

他点了二杯价格偏中的法国红酒。

他在网上曾告诉我,他在大学里教书。看来,他真的是大学老师。

“你那家公司生意还好吗?”他突然问我。

“公司的生意不错。我嘛,在公司里做些案头工作。”

“我们再点些什么?”他笑容可掬地问我。

我点了点头。

没等服务生解释完毕,我对他说道,“我来结帐吧。”

“是啊,我的老家在S城。”

“我们喝点酒吧?”

“你喝点什么?”他笑着问我。

我俩碰了一下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你带去。女孩子多吃些水果好。”

“你的公司很忙吧?”

走出咖啡馆,我和他静静地走在夜幕下的大街上。

“先生,你喝的红酒是上等的法国红酒,光二杯红酒就六百多元……”

“那不行。你喜欢什么我们就点什么。”

我真不知怎样说服他去点价格昂贵的红酒,他却自己说了。我当然不会拒绝他的好意。

我起身走到一边,接起手机。

“有什么咖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