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美文

方法总比问题多,告诉世界

  聪,九月二十九日起眼睛忽然大花,专科医生查不出原因,只说目力疲劳过度,且休息一个时期再看。其实近来工作不多,不能说用眼过度,这几日停下来,连书都不能看,枯坐无聊,沉闷之极。但还想在你离英以前给你一信,也就勉强提起笔来。

  对于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来说,人是最宝贵的。对于生存于世的每一个个体来讲,人也是最重要的。只要你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愿意与否,你都必须与人打交道,如今再没有人能够到森林山洞去隐居,去忍受鲁宾逊式的孤独生活。为了让自己的努力换来更大的成功,我们离不开社会环境,离不开周围的人。

  “好!”邓楠辉回答,“我旁边还有几个女生要跟您讲话。”

  两周前看完《卓别林自传》,对一九一○至一九五四年问的美国有了一个初步认识。那种物质文明给人的影响,确非我们意料所及。一般大富翁的穷奢极欲,我实在体会不出有什么乐趣而言。那种哄闹取乐的玩艺儿,宛如五花八门,光怪陆离的万花筒,在书本上看看已经头晕目迷,更不用说亲身经历了。像我这样,简直一天都受不了;不仅心理上憎厌,生理上神经上也吃不消。东方人的气质和他们相差太大了。听说近来英国学术界也有一场论战,有人认为要消灭贫困必须工业高度发展,有的人说不是这么回事,记得一九三○年代我在巴黎时,也有许多文章讨论过类似的题目。改善生活固大不容易;有了物质享受而不受物质奴役,弄得身不由主,无穷无尽的追求奢侈,恐怕更不容易。过惯淡泊生活的东方旧知识分子,也难以想像二十世纪西方人对物质要求的胃口。其实人类是最会生活的动物,也是最不会生活的动物;我看关键是在于自我克制。以往总觉得奇怪,为什么结婚离婚在美国会那么随便。《卓别林自传》中提到他最后一个也是至今和妻子乌娜时:有两句话:As
I got to know Oona I was constantly Surprised by her sense of humor and
tolerance;she could always see the other person’s point of
view.[我认识乌娜后,发觉她既幽默,又有耐性,常令我惊喜不己;她总是能设身处地,善解人意。]从反面一想,就知道一般美国女子的性格,就可部分的说明美国婚姻生活不稳固的原因。总的印象:美国的民族大年轻,年轻人的好处坏处全有;再加工业高度发展,个人受着整个社会机器的疯狂般的tempo[宝马娱乐bm7777,节奏]推动,越发盲目,越发身不由主,越来越身心不平衡。这等人所要求的精神调剂,也只能是粗暴,猛烈,简单,原始的娱乐;长此以往,恐怕谈不上真正的文化了。

  “钱从哪里来的?”他嚷道。

  这个小男孩长大以后真的“跳”到月球上去了,他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他登上月球的时间是1969年7月16日。

  通过莉莎和米歇尔的相互合作与需要,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种格局:米歇尔需要求助于莉莎,获得为自己宣传的开支;莉莎为了在她的业务中吸引名人,需要米歇尔做自己的代理人。你看,他们互相满足了对方的需要。

  期末,邓楠辉给我写来一封信,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他考了全年级第三名!

  由此,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做人之本:帮助别人成功,是追求个人成功最保险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能力帮助别人,一个能够为别人付出时间和心力的人,才是真正富足的人。

  “为什么呢?”我好奇地问。

  2003年4月,皮鲁克斯在哈佛大学作了一个题为《做人的意义》的报告,他陈述了一个别有人生哲理的事实:世上仅存的植物当中,最雄伟的,当属美国加州的红杉。红杉的高度大约是90公尺,相当于30层楼以上。

  这是我所见过的北京城里最小的学校,只有一个小院,几间教室。

  米歇尔是一位青年演员,刚刚在电视上崭露头角。他英俊潇洒,很有天赋,演技也很好,开始扮演小配角,现在已成为主要角色演员。从职业上看,他需要有人为他包装和宣传以扩大名声。因此他需要一个公共关系公司为他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刊登他的照片及有关他的文章,以增加他的知名度。不过,要建立这样的公司,米歇尔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偶然的一次机会,他遇上了莉莎。莉莎曾经在纽约一家最大的公共关系公司工作过好多年,她不仅熟知业务,而且也有较好的人缘。几个月前,她自己开办了一家公关公司,并希望最终能够打入有利可图的公共娱乐领域。到目前为止,一些比较出名的演员、歌手、夜总会的表演者都不愿与她合作,她的生意主要还只是靠一些小买卖和零售商店。两人一拍即合,联合干了起来。米歇尔成为了她的代理人,而她则为他提供出头露面所需要的经费。他们的合作达到了最佳境界,米歇尔是一名英俊的演员,并正在时下的电视剧中出现,莉莎便让一些较有影响的报纸和杂志把眼睛盯在他身上。这样一来,她自己也变得出名了,并很快为一些有名望的人提供了社交娱乐服务,他们付给她很高的报酬。而米歇尔不仅不必为自己的知名度花钱,而且随着名声的扩大,也使自己在业务活动中处于一种更有利的地位。

  一个农村孩子的梦想,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小男孩的故事:

  所有善于做人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他们都懂得如何有效地与别人打交道。我们中有些人在这方面有可贵的直觉,他们学到了这方面的技能。人们应当懂得如何去影响别人的思维方式,任何事情的失败常常都可以归结为与他人打交道的失败。

  “邓楠辉,你将来想干什么呀?”

  “不错,”霍桑说,“可是我写作时,我们怎样维生?”

  眼前的邓楠辉也和尼尔·阿姆斯特朗一样,是个充满幻想的孩子。虽然我不知道他将通过什么方式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我明白一点:有理想才会有希望。

  “祝贺你!未来的警察!”电话里我对邓楠辉说,“当现代警察可不容易呀,不光要勇敢,更要智慧,抓小偷也需要高科技呀!”

  “我知道你是天才,”她回答道,“我知道有朝一日你会写出一本名著来,所以我每周从家用中省下一笔钱,这些钱足够我们用一年的。”

  “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学习,我一定要当警察,您就等着瞧吧!”

  由于苏菲亚的帮助,美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一本小说—《红字》在霍桑笔下诞生了。难怪霍桑后来说:“人与人之间的互助是绝对重要的,可以关系到一个人是凡人还是巨人。”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弯下腰,望着他的眼睛问。

  理论上,根扎得不够深的高大植物,是非常脆弱的,只要一阵大风,就能将它连根拔起。红杉又如何能长得如此高大,且屹立不倒呢?

  还有一个故事让我感动:

  如果一个人顶尖的成就让你感到有自己的一份,你能够自豪地说“是我让他有今天”。这将是你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少年时代是播种梦的季节。有理想就会有希望。信念是一支火把,它能最大限度地点燃一个人的潜能,引导他飞向梦想的天空。异想天开的梦想常常会成为人生的目标。

  帮助别人不仅利人,同时也提升了自己生命的价值。不论对方是否接受你的帮助,或是否感激,想想看,如果每一个人都帮助另外一个人,世界将变得多么和谐与美好!当然,我们每一个人也都会得到别人的帮助。

  这个小姑娘就是我。

  科学家深入研究红杉,发现了许多奇特的事实。一般来说,越高大的植物,它的根理应扎得越深。但科学家却发现,红杉的根只是浅浅地浮在地面而已。

  “找一个警察的儿子交朋友!”他三句话不离警察。

  任何人际关系,无论是私人交往,还是业务关系,如果它是以成年人的互利观念来支配,对双方来说只会有益。你为别人提供急需的东西,人家也会满足你的需求。

  就在布罗迪准备把这个本子送给一家私人收藏馆时,他收到内阁教育大臣布伦克特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说,那个叫戴维的就是我,感谢您还为我们保存着儿时的理想。不过我已经不需要那个本子了,因为从那时起,我的理想一直在我的脑子里,我没有一天放弃过;25年过去了,可以说我已经实现了那个理想。今天,我还想通过这封信告诉我其他的30位同学,只要不让年轻时的理想随岁月飘逝,成功总有一天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她打开抽屉,拿出一堆钱来。

  这个故事让我十分感动,我不由想起一个小姑娘实现理想的人生历程。

  “你妈妈是做什么的呀?”

  全国少工委的“同在一片蓝天下,手拉手共同成长”活动启动仪式在这里举行。参加活动的有农民工子女和北京左家庄二小的城市少先队员。小小的校园充满欢声笑语,像过节一样。

农民工子女有志气

  “我叫邓楠辉,邓小平的邓,楠木的楠,光辉的辉!”他的声音异常响亮。

  “好哇!我想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说完,我拿出几张《知心姐姐》杂志社制作的功课表和“手拉手友情卡”对邓楠辉说:“你交上了朋友就把这些卡片作为见面礼,签个名送给人家!”我还给他留下我的手机号,神秘地对他说:“这是机密,不能外传,你找到朋友,立刻告诉我!”

  仪式还没开始,我突然发现一个很神气的小男孩站在教室门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再一次见到辅导员老师时,我问起邓楠辉找朋友的事。

  “原来是这样!了不起!我看你腰板挺得那么直,雄赳赳地还真像个警察!”我的话没说完,他的站姿比刚才更“标准”了。

  “我要抓小偷!我家被小偷偷过,我爸还被小偷扎了几刀。”他一脸严肃地说。

  一年后,布罗迪身边仅剩下一个作文本没人索要。他想,这个叫戴维的人也许死了。毕竟25年了,25年间是什么事都会发生的。

  “知心姐姐,您好!我们是北京的孩子,是邓楠辉的邻居,他说他认识知心姐姐,我们很羡慕他,我们想知道,我们怎样做才能认识您?”女孩子小声说,好像在探听什么秘密。

  “你们去打工子弟学校找一个手拉手好朋友,然后再给我打电话,咱们就可以见面了。”我给她们指出一条快乐交友的路。

  “你把电话交给她们吧!”我说。

  “卖煎饼的!”声音比刚才还大。

  有个叫布罗迪的英国教师,在整理阁楼上的旧物时,发现了一叠25年前的练习册。它们是皮特金中学B(2)班31位孩子的春季作文,题目叫《未来我是——》。

  “没问题!我们学校有好几个警察的孩子呢!”辅导员热情地答应了。

  “我要当警察!”他不假思索地回答。

  所以,我始终相信,有理想就会有希望,有经历就会有财富,有追求就会有成功。人生都是自己创造的,脚下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喂,是知心姐姐吗?我是邓楠辉呀!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找到朋友了!两个,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比我大,女的比我小!”

  “好样的!我就爱吃煎饼,北京卖早点的,大部分都是像你父母这样进京打工的外地人,过年了,他们一回去,北京人吃早点都不方便了,你父母的工作了不起!”听了我的话,男孩笑了,笑得很甜!

  2004年3月,我第一次走进北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

  邓楠辉使劲点点头,很不规范地敬了个礼,飞快跑回教室。我知道,他准是向同学“显摆”去了。

  有一句话说得好:人的生命是在停止追求的那一刻结束的。只有锁定目标,生命才会放出异彩。正如高尔基所说:“不知道明天做何事的人,是很不幸的。”目标对成长中的你更加重要,无论你的家境如何,少年时期,如果树立起人生的目标,就犹如在心中播种了一个太阳,一个给人希望、给人力量的太阳,它会把你带到光明的世界。

  “太好了!好好去交朋友吧,多向人家学习!”

  “你们学校和左家庄二小开展‘手拉手’活动了,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孩子作你的朋友呢?”我转了个话题。

  上中学时,她立志报考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梦想毕业后去中国少年报社当记者,当“知心姐姐”,可是高中毕业时,文革开始了,大学的校门关闭了。她离开北京,离开父母,去东北农村插队落户当农民,独闯天下整10年,任凭风雪严寒,那颗理想的种子却始终深深埋在她的心中。

  布罗迪读着这些作文,突然有一种冲动——何不把这些本子重新发到同学们手中,让他们看看现在的自己是否实现了25年前的梦想。当地一家报纸得知他这一想法,为他发了一则启事。没几天,书信向布罗迪飞来。他们中间有商人、学者及政府官员,更多的是没有身份的人。他们都表示,很想知道儿时的理想,并且很想得到那本作文簿,布罗迪按地址一一给他们寄去。

  有一个几岁的小男孩独自在洒满月光的后院里玩耍。年轻的妈妈在厨房里洗碗,不断听到儿子蹦蹦跳跳的声音,觉得很奇怪,便大声问他在做什么。儿子天真地大声回答:“妈妈,我想跳到月球上去!”年轻的妈妈没有责怪儿子不好好学习,只知道瞎想!妈妈说:“好啊!不过一定要记得回来哦,不然我会想你的!”

  “好威风的名字!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呀?”我又问。

  “卖煎饼的!”他神奇十足地回答,话语间充满了自豪。

  我立刻找到左家庄二小的辅导员老师:“请你帮个忙,在你们学校找个警察的孩子做他手拉手好朋友行吗?”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五一”长假,我和先生在商场买东西,突然手机响起:

  20年后,她如愿以偿,走进了中国少年报社的大门,当上了“知心姐姐”栏目的主持人。如今25年过去了,她仍然热爱着从事着“知心姐姐”的事业。当她获得中国新闻出版者的最高奖——“韬奋新闻奖”时,她流泪了,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因为自己从事了天下最有魅力的事业。

  面对理想,你要牢牢抓住,别让它跑掉,当夜幕降临,仰望星空,你可以尽情遐想,假如我的梦想能够实现,我将会多么幸福,多么幸运!

  布罗迪随便翻了几本,很快被孩子们千奇百怪的自我设计迷住了。比如:有个叫彼得的学生说,未来的他是海军大臣,因为有一次他在海中游泳,喝了3升海水,都没被淹死;还有一个说,自己将来必定是法国的总统,因为他能背出25个法国城市的名字,而同班的其他同学最多的也只能背出7个;最让人称奇的,是一个叫戴维的盲学生,他认为,将来他必定是英国的一个内阁大臣,因为在英国还没有一个盲人进入过内阁。总之,31个孩子都在作文中描绘了自己的未来。有当驯狗师的,有当领航员的,有做王妃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布罗迪本以为这些练习册在德军空袭伦敦时被炸飞了,没想到25年来,它们竟安然地躺在自己家里。

  46年前,一个10岁的小女孩悄悄给《中国少年报》“知心姐姐”栏目写了一封信,没想到竟然收到了“知心姐姐”的亲笔回信。这小小的成功让她一下子迷上“知心姐姐”,并且产生了“长大我也当知心姐姐”的美好梦想。她照着报上“知心姐姐”的样子梳起两根小辫子,脸上挂上了不落的微笑,当起了同学们的“知心姐姐”。

  面对理想,你要马上行动,别只想不做。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你要明白今天干什么?一个个小目标的实现,一次次成功的体验,才是通往梦想的天梯。

  他笑眯眯地告诉我,两位警察的孩子很高兴做邓楠辉的朋友,两位当警察的爸爸对孩子交朋友的事也十分热心,还特意安排邓楠辉当了一天真警察,穿着警服,坐着警车,跟着警察去巡逻,可把邓楠辉美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