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美文

孙权缘何对主动来投的庞统不感冒,信任危机里长大的中国孩子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样专门给在校大学生提供小额贷款的APP,我有些犹豫:这个东西安全吗?再说你不是有钱吗,为什么还需要去借?

第二天是周六,老刘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希望我们全家赏光到他的店里,他要亲自炒几个菜。

当孙权见到庞统的时候,看到庞统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形容古怪,就很不高兴。为何孙权这么重视人家的长相呢?权谋背后的真三国:凤雏庞统主动投奔,孙权为何坚决不用?这就要结合汉朝以来的品评人物的风气来说了。东汉以来,品评人物有两大标准,一个是容止,一个是精神,简单一点来讲,就是很看重一个人的外在美和内在美。外在美人人都看得见,内在美没有三五个月谁又能知道呢。像诸葛亮第一眼就让刘备动心?玄德见孔明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在刘备眼中,诸葛亮那就是神仙一流的人物。像东吴的前任大都督周瑜,那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于是吴人才会称呼周瑜为美周郎嘛。可以说,汉末魏晋以来,但凡官员,长相都至少是平头正脸,这是品评人物,甚至是选拔官员的一项基本原则。

我接通,听见一个客气的女声,您好,请问您是周晓红女士吗?

到了最后,妻子看了我一眼,说:挂了吧,别再浪费电话费了。

于是孙权就很不开心了,告诉庞统,你先下去吧,等以后有机会我再用你好了。

那时她拿着手机,兴高采烈地走进来,我现在注册一个东西,需要填朋友的手机号验证,我填了你的,收到验证码了告诉我。

2016年12月,天寒地冻,接孩子的家长们都三三两两地聚在向阳处。男人们沉默地抽烟,女人则漫不经心地聊天。

那么,鲁肃为什么要歪曲事实,故意夸大庞统的功劳呢?权谋背后的真三国:凤雏庞统主动投奔,孙权为何坚决不用?可以从两方面设想。

那时,她爱穿长裙,身材干瘦。粉底抹得很厚,一层层卡在起皮的脸上。脸不大光滑,坑坑洼洼的痘印没消,又冒出许多红彤彤的新痘痘。

家长、老师、小饭桌阿姨都如临大敌,学校门口接送孩子的家长一下子陡增,虽然后来官方证实这是一则谣言,但父母们还是丝毫没有放松。

于是,长相丑陋,朝天鼻,黑面孔的庞统,不受欢迎,也就很好理解了。

我犹豫片刻,动了心思,问道:那她妈妈呢,要不要我帮着联系一下。

老胡清了清嗓子,沉默了一会,说道:哥,现在方便借我2000块钱吗?我现在碰到急事了,年前我就微信还给你。说着说着,他就有点哽咽了。

庞统真正得罪孙权,是因为贬低周瑜,抬高自己。

她捻着衣角,没了。

一进家门,儿子就跑到卧室玩起了手机游戏,我和父亲在沙发上坐定。如同往常,我递给他一根烟,他却破天荒地用手一推,我不抽了,你抽吧。今天有点咳嗽。

但是,孙权依然忍着。

我愣了一会儿,慢吞吞问:她为什么不自己找我借?

我说告诉了,儿子嘘了一口气,那就好,爸爸,你说我刚才做的对不对啊?

不过,孙权毕竟是一位有英雄气质的君主,不会完全因为长相而把庞统一棍子打死。

去省电视台实习。

引导语:儿子突然跑了进来,他不慌不忙地说:“是不是人家又没还钱啊?你们太幼稚了,等我长大了,别说陌生人,就算是朋友,我也不会借钱给他!

鲁肃高度评价庞统,认为赤壁之战胜利的首功当属庞统,没有庞统献上连环计,根本不可能取得胜利。

那个陌生男人又一次打进电话,我拒接,他再打,我再拒接微信也一直提示我有好友申请需处理,我将他的电话拉黑,没想到他又换了一个号继续打进来。最后,我一共拉黑了四个相同归属地的号码。

老刘夫妇住在我家隔壁的小区,他们在街上开了一家烧麦店。店不大,生意却一直很好,我偶尔会带着家人去他店里吃饭,一人一两烧麦,半壶茶。慢慢地,我和老刘也就熟悉了。但也仅仅限于熟悉。

当鲁肃知道孙权不准备用庞统时,就进去询问原因,孙权告诉他:狂士也,用之何益!孙权不满意的,是庞统的狂。其实,狂士未必无才,或许人家是有资格狂傲呢?比如诸葛亮,自比管仲、乐毅,有人就认为诸葛亮很狂。可是却也有人认为诸葛亮根本不应该和管仲乐毅相比,那样太屈才,应该和兴周八百年的姜子牙,旺汉四百年的张子房相比。狂与不狂,因人而异。

我闻言一愣,直到电话挂断也没能缓过神来。

第二天早上送儿子上学,快走到小区门口时,一辆自行车突然停在我身边,骑车的男孩急急地问我:叔叔,昨天坐轮椅翻倒的奶奶没事吧?

应该说,庞统的狂傲,让他失去了施展才华的大好机会。

他怎么会看到我的照片?有我的手机号?

宝马娱乐bm7777,我不知道,快走吧,天挺冷的。路上车多,说着,我就准备牵她。

庞统听了笑着说:某之所学,与公瑾大不相同。庞统的语言中没有直接说自己如何高出周瑜,但是却笑着回答,在一向崇敬周瑜的孙权看来,庞统的笑就无异于是嘲讽,无异于说周瑜算什么呢,怎么能和我相比。

屏幕那边她仿佛犹豫了很久,才打过来一行字:你手头富余不,能不能借我四百。

我忙安慰他,同时看了一眼正在炒菜的妻子。她也点了点头。

孙权问庞统,平生所学,以什么学说为主?在当时,无非是儒学,法学,兵学等等。可是庞统却说:不必拘执,随机应变。这个不必,孙权听了就更加不开心了。不必就是何必,何必一定要拘泥是什么派别的学说呢?我庞统是无门无派,随意应变而已。庞统的这句话,很明显有轻视孙权的意思。

没想到她却回复我:我是周晓红的护工,你能借她点钱吗?

这时,儿子突然跑了进来,他看着我们俩,不慌不忙地说:是不是人家又没还钱啊?你们太幼稚了吧,等我长大了,别说陌生人,就算是朋友,我也不会借钱给他!

不过,生活中也好,历史中也好,许多我们不相信的事情,都经常发生了并经常发生着。

我半信半疑,她为什么不向她哥哥要钱,那不是她亲哥哥吗?

儿子很不屑,我们男孩子是不和女孩子一起走路上学的!

一方面是鲁肃用心险恶,老好人鲁肃也有着奸诈的面目,故意夸大庞统,甚至凌驾于周瑜之上,必然会激发孙权强烈不满,然后就可以排挤走庞统,自己独霸江东政坛。

到了第二日上课时,我从别人口中得知,昨天晚上她和那群做二手车生意的人在一起,包括那个常给我打骚扰电话的人。

上了公交车,儿子突然对我说:爸爸,刚才那个老爷爷问我们小学怎么走,我正想告诉他,但一想到你们告诉我的话,我就没说。旁边同学又拉我快走,我就走了。后来你们告诉他们了么?

权谋背后的真三国:凤雏庞统主动投奔,孙权为何坚决不用?于是,庞统知道自己没戏了,长叹一声出门了。

2016年7月中旬,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来自湖南湘潭,一开始我只当是诈骗电话,随手挂断。没想到过了几秒,电话又响了起来。

夜深了,我们要告辞回家了。临走时,妻子逗毛毛,现在我们全家还是熟悉的陌生人么?

《三国演义》中说起智谋之士,评价最高的当然是卧龙和凤雏,水镜先生司马徽有言伏龙、凤雏,两人得一,可安天下!可是,诸葛亮是在刘备三顾茅庐之后才慢悠悠出山,可以说摆足了架子。同样级别的庞统就比较背了,先是投曹操,然后是见孙权,最后是归刘备。在孙权、刘备那里一开始都没有得到重用,而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长的太丑,而这个原因,在面见孙权的时候,显得尤为突出。

我反复地看着这一行字,心里咯噔一下,确认了一件事:她假冒哥哥,又假冒护工。

后来,老人和我们相遇,一说话才知道,他们是第一次来接孙子放学,有点迷路了。我们赶紧给老人指明了方向。

其实,孙权讲的话自然是有错。庞统连环计的高明之处,正在于让敌人曹操看来,连环计是有利于自己,其实长远来看,确实重大陷阱。正如老子所推崇的无为之治的最高境界,明明君王实行了一些改革,但是百姓们都认为是自己要如此,一点不觉得是官府强迫自己一样。

她侧头看了我一眼,学校有10来个周晓红,还需要我亲自去上课?

不用谢,前段时间我家老爷子在路上摔了一跤,也是被人扶起来的。

我不相信鲁肃不知道。

那天请客她花了近1000元,眼睛眨都没眨。

我忙挤了进去,大声说:毛毛,你爸爸今天有急事,他让我把你顺路送回烧麦店。毛毛紧紧盯着我的眼睛说:我爸爸今天有什么急事啊?

但是,庞统在东吴出仕的机会并未断绝。孙权说话也还留有余地,待有用公之时,却来相请,以后有需要,孙权还是会来找庞统的。

放暑假时,我坐在候车室里,突然收到她发来的语音,声音沙哑,最近好不好,暑假预备做什么?

后来,我辗转得知老胡年前就从公司辞了职,向很多以前的同事借了钱。也有人说,老胡现在迷上了赌博。

孙权看到庞统这梦看重自己,就使出自己杀手锏,抬出自己的偶像周瑜来了。他问庞统,你的学问比周瑜周公瑾怎么样呢?

我想了会儿,忍不住问,你和他你们为什么不带套?

● ● ●

可是孙权听了这句话非常刺耳,尤其是对于第一功,极为反感。孙权说:此时乃曹操自欲钉船,未必此从之功也,吾誓不用之。孙权认为是曹操自己想要把船钉起来,和庞统有什么关系呢。

我看着手机屏幕,深深叹了口气。

老刘的女儿毛毛和我儿子同岁,两人是幼儿园的同学,从小班一直上到大班。后来毛毛六岁上了小学,我和妻子觉得男孩子发育晚,就让儿子晚上了一年。

引导语:生活中也好,历史中也好,许多我们不相信的事情,都经常发生了并经常发生着。

我下意识拒绝:你有什么事就现在说吧。

父亲摇摇头,轻描淡写地说:我昨天摔了一跤。

赤壁之战的成功,有三大功劳,周瑜作为孙刘联盟的主帅,施展苦肉计,然后用火攻大败曹操,当然应该是第一功。诸葛亮借来东风,让火攻之计策能够顺利实施,可谓第二功。庞统的连环计,让火攻计策杀伤力更大,可谓第三功。

我解释说,演员和主持不一样。她左手一挥,摇头说:去他妈的,我说行就行。

这则消息如同一桶冰水直接倒进了沸腾的油锅。

鲁肃怎么说的呢?权谋背后的真三国:凤雏庞统主动投奔,孙权为何坚决不用?鲁肃说:赤壁鏖兵之时,此人曾献连环策,成第一功。主公想必知之。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开学,那天我忽然收到了周晓红的微信,在吗?

回去的路上,儿子不停地用脚狠狠搓着地面,最后垂头丧气地说:爸爸,咱俩都那么可怕么?

我不相信第一种。作为年纪轻轻,第一次见到孙权,就敢于做出江东版隆中对,提出孙权可以立足江东,吞并荆州,入川占据蜀地,三分天下,进而二分天下的宏伟构想的伟大政治家鲁肃,不可能是目光短浅的人。鲁肃不知道孙权性情?鲁肃不知道掩盖周瑜功劳会引发什么严重后果?

我她略显尴尬,我跟他说可以不戴的。我觉得,要求戴套好像不太不太礼貌。我为她的态度感到愕然。

担心打电话会影响儿子学习,我们把他房间的门关上了。

于是,周瑜才是赤壁之战第一功臣,这个观点毋庸置疑。

6

爷爷,你是怎么摔的?儿子突然跑进来。

但是,鲁肃的话其实也有偏颇。

我愕然:没了?

孩子们在原地停住了,他们开始交头接耳。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帮忙,我俩就一人抱住一个车轮,大声喊着号子,终于把轮椅扶正,推上了人行道。

如果鲁肃这么解释,孙权未必会生气。可是,鲁肃说了一番话,让孙权大怒,发誓绝不用庞统。

她比我稍迟些到校,让我去高铁站接她。她穿着宽松的姜黄色棉麻裙,踩着平底鞋。唇色偏白,脸上素净。她走到我面前,将拉杆箱给我,帮我拖着。

那一刻,不知为何,我的心中竟是五味杂陈。

可是,由于鲁肃的一番话,完全堵死了庞统在东吴的仕宦之路。(经典文章阅读 )

她反复念叨着我妈妈瞧不起他,越哭越凶,以致后来的语音里,我只能听见她的啜泣。

我握紧他的手,说:你做的对,等你慢慢长大了,你不但能保护好自己,也能帮助别人了。
小家伙频频点头。

两种观点,截然相反。但是真相只有一个。

你不上课啦?我问。

今年,毛毛已经是四年级的学生了,小姑娘很聪明,伶牙俐齿的,隔壁的杂碎馆老板就常说:毛毛这孩子,不长个子,全长了心眼。真随了她爸妈。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她看了我一眼,你不知道吗?网络借贷啊,身份验证通过以后,你可以借很多钱的。

电话接通后,任凭我们说什么,老胡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咳嗽。我和妻子耐心地等待着,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过去了,老胡还在咳嗽。他的咳嗽声时而舒缓,时而急促,时而剧烈。

一方面是鲁肃一片好心,老好人鲁肃继续扮演着老好人的角色,为了要孙权留住庞统,夸大庞统的功劳,没想到孙权听了大怒,结果适得其反。

她嘿嘿傻笑,晃着我肩膀说:嘿,听说你是话剧团的?那我们这片子的主持可就归你了。

我不和你走,我要等爸爸来接我!毛毛用力甩开了我的手。儿子在一旁惊讶地说:你爸爸有事,才让我爸爸接你的,我爸爸你又不是不认识!

鲁肃到底说了什么,让庞统受到这样不公正的待遇呢?

我抱歉地告诉他,我也无法联系到周晓红了,以及现在我有多么讨厌这个女孩,她留下一堆烂摊子,不停打扰着我的生活,我不想再和她有任何关系。

那天,离放学时间还有五分钟,我和老刘正在讨论周日双色球篮球可能出的几个号码,忽然,他手机响了,过了一会,老刘就急急地对我说:我现在有点急事,今天就麻烦你帮忙接一下我女儿毛毛。我老婆在店里,你把孩子送到店里就可以了。

我们可以反过来推理。没有连环计,孙刘联盟难获大胜;没有借来东风,孙刘联军无法获胜;可是没有周瑜江东主战,孙刘联军都注定了灭亡。

我摇摇头,放了暑假就没联系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是我又不愿意相信第二种。毕竟第二种的鲁肃过于阴险。

律师告诉我,他们一家不知道躲去了哪里,但是法网恢恢,终有一天会找到她的。

可能是他们没看见吧我解释。

护工说:再是亲哥哥,也不能总用他的钱啊。

看着儿子的眼睛,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刚做完手术,不能碰手机。

毛毛眨着眼睛答:爸爸妈妈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然后,她侧过头和儿子说,我们都是大孩子了,下学期我俩一起坐公交车上学吧。

对方总是苦口婆心地劝我,你不要再包庇周晓红了,这样对她没有好处的。

我们赶快跑过去,原来是一辆轮椅在机动车道和人行道的交叉道牙处翻倒了,轮椅的两个前轮直直地冲向天空。里面的老太太头朝下,脸色已有些发紫,她的老伴已经紧张得说不出话了。

过了一个月,快开学的时候,我收到周晓红的微信,我怀孕了。

别打了。儿子也快六十了,心脏不好,别吓着他。我慢慢推,没事的,多谢你们了。老头说。

我立刻从录影棚跑出来,拨打周晓红的号码,停机了,又给她发了很多条微信,可都如同飞石入海。我知道她出事儿了,但究竟什么事,我不得而知。

毛毛很认真地看着儿子,还是那句:我妈妈说了,熟悉的陌生人最可怕!我要回班里找老师,让她给我妈妈打电话!说完,她就径直快步跑回了学校。

对方支吾了会,总之,再有人找,你就说她住院了。

看着小家伙的眼睛,我弯下腰,轻轻地抱住了他,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胡叔叔也不例外。爸爸相信,一个月或者一年以后,胡叔叔肯定会还钱的,到时候还会给你买个小玩具。你要是相信,就和爸爸击个掌。

3

总之,不是他不想还钱,而是手机不争气,实在还不了。

我得养身体。说着,她熟练地将菜篮放在水龙头下清洗。

我和儿子站在门口目瞪口呆。

我试着给她妈妈打电话,阿姨您好,我是周晓红的大学同学。紧接着,急促的忙音在我耳边响起。再打过去,发现周晓红的妈妈已经将我拉黑了。

没多大点事,再说,你爸每周末不是都过来么。沉默了一会,父亲突然说:其实我摔倒时,有几个学生骑着车子,直接从我身边过去了。

她打来一行字:他怎么就死了呢,太突然了,那时我才高二啊我知道妈妈瞧不起爸爸,她嫌他不能挣钱,所以我都不能跟着爸爸姓。可是我爸爸,他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三年级的学生放学了,我告诉儿子,今天毛毛的爸爸有急事,我们要把毛毛接上,一起回去。儿子听了非常开心,是不是把毛毛送到了烧麦店,我们就能在那里吃上一顿?

对着手机屏幕,我实在费解,你喜欢他什么?你前男友可是出国留学的人。

可我妈妈说了,熟悉的陌生人最可怕!

直到八月,一个陌生的人请求添加我好友。对方自称是周晓红的哥哥,直奔主题问道:最近有没有什么人找她?

老刘的电话接通后,我直接给了毛毛。小姑娘很紧张,大声地喊:爸爸,你大点声!喊了七八遍,最后她把电话还给我,说:我爸爸说话,我一句也没听清楚,他就挂了。

案件的负责律师联系我,询问我是否能在8月4号到兰州出庭作证,我拒绝了。

我非常惊讶,爸爸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再说我们是走路,又不是骑车,走路怎么能把轮椅撞翻呢?还有,小区里都有监控啊。

她淡淡地说:还能有什么反应,说十月带我去打胎呗。

有事就直接说吧。我说。

周晓红慢吞吞发来一行字:因为他愿意睡我。之前那个榆木脑子,出去玩了好几次竟然都坚持分床睡。

从这天开始,连续一个星期,老胡说出了十多种理由。比如:在外地出差,手机上不了网;出差回来,但手机没电了;或者是手机在公交车上被偷了,正在补办手机卡;或者是刚办好了卡,手机又不幸被摔坏了,等等。

后来的日子里,隔三差五,我的手机就会收到验证码,紧接着是周晓红的消息:验证码发给我。或者她举着身份证,让我用手机录一段证明她是她的视频。

你怎么不给我爸打个电话呢?儿子问。

她将目光投向二手车市场,一边涂着指甲,一边和我絮叨,做中介才赚钱,不用太多本钱,全凭一张嘴,赚个差价轻轻松松。

可是,那几个哥哥为什么就不过来帮忙呢?

她斗志昂扬,你不懂,这是创业资金。我妈不支持我做这些,自从打胎以后她就希望我拿个文凭,然后安排我老老实实去工作。我才不不要,这大好时间,不用来赚钱,太浪费了。(感人爱情故事
)

昨天爷爷去东瓦窑买菜,回来时有点累,下了公交车就在路边的凳子上坐了一会儿。结果起的时候有点猛,一下子就摔倒了,有个比你爸爸年纪还大点的男的看见后就跑了过来,问用不用给孩子们打电话?我看也没啥,就直接回家了。倒也没啥事,也不知咋了,晚上就开始咳嗽了。

在我回答后,他忽然开始自我介绍:我是XX,你加一下我的微信吧,就是手机号。

2

我无奈解释,也身心俱疲,再也不想和她扯上关系,所有的未知号码一律拒接了。

这时,儿子拍着小胸脯说:毛毛,我送你回家吧。咱们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你总不会连我也不相信吧?

回去的路上,我止不住想,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自己的女儿未婚先孕了,她竟然一点儿不愤懑。继而我想到周晓红的父亲。

我迅速用两手抓住轮子,拼命往下压,想让轮椅正过来。儿子也在旁边帮忙。可能是因为老太太比较胖,或是我用力不均,压了好几次,轮椅还是没有正过来。这时,我发现远处有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走过来,我赶紧喊他们,想让大家一起搭把手。

我忙问她: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毛毛所在的班级才放学,孩子们陆续走出校园,我看到毛毛正踮着脚,伸直脖子在找他爸爸。

后来,她长胖了,身子圆滚滚的。她尝尽办法想要减重,但直到她消失之前,仍没有成功,走起路来直喘气。

你妈妈胡说八道,我爸爸是好人!我赶快拦住生气的儿子,对毛毛说:我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这样,你就相信我说的话了。

通过她我才知道,2015年的中国,竟然有这么多网络借贷平台。

2016年11月,家长微信群里转发了一条信息,大意是:最近有疑似外地的犯罪团伙守在我市小学周围,以问路的形式将孩子迅速绑到一辆外地牌照的汽车里。家长朋友们一定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近期不要同陌生人说话,不要给陌生人指路。

她头也不抬,处着呢,为什么不处?

4

我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找人借钱,顾念旧情,我转账过去:不着急还。接着,高铁站响起了检票广播,我匆忙将手机收好,摸出车票钻进检票的长龙。

1

我简直哭笑不得,逐渐放弃了对周晓红的寻找。可追债的人言语恶劣,联系不到周晓红,只能迁怒于我这个唯一的联系人。隔三差五,我总能收到追债警告的电话与短信。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快,觉得老胡不守信用,过了正月十五,我终于按捺不住,给老胡打了电话。

那时她还未换男友,成天逃课四处游玩。一个晚上,约摸12点,我正要睡觉,周晓红给我发了一连串语音消息,环境十分吵闹。

回到家,儿子突然说:爸爸,你刚才扶车前,怎么不先用手机拍个照啊?

她在包里摸索半天,翻得零碎物品叮当响,才掏出纸来,将额角的细汗揩干。她攥着发皱的纸巾,轻轻按在小腹上。不到一个月,看起来与其他少女并无异处。

2016年6月,一个周六,如同往常一样,我带着九岁的儿子去看望父亲。我们重重地敲了两下门,便耐心地在外面等着父亲老了,从沙发走到门口,需要一点时间,如果我们咚咚咚敲个不停,他会非常着急。

5

一转眼,又过去了半个月。这天,我和妻子商定,这次打电话讨要借款,不再听老胡讲故事了,而是直接问他住在哪里,我们上门去取现金或当面转账。

我伸出手放在她软绵绵小腹时,心跟着颤了颤,好神奇。

腊月二十九晚上,我看了一下微信,没有还款。心想,老胡可能忙着过年,把这件事忘了。一转眼,到了初七,仍然没有还款记录,妻子劝我再等几天,毕竟还在过年。

我端着碗问:你和男朋友还处着吗?

儿子在一旁笑着插话:记得先用手机拍个照啊。

她笑了,笑着笑着嘴角垂了下来。我问她:什么时候打胎?

听说没事,男孩长长嘘了一口气,担心了一晚上,我都没睡好,以后再遇见,我还是搭把手好!

● ● ●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我听出在她在哭,我爸爸为什么要走?

5

十月,她离开学校,随母亲去了深圳。大约过了快两个月,我才重新见到她。她穿着米色大衣,围巾裹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长发剪得极短,胖了好几圈。

感冒了么?

4

儿子缓缓地向我伸出了小手。

2

因为正在帮妻子做晚饭,所以我就摁了免提键。老胡先是回忆了一番当年在一起工作的趣事,又说,像你这样有职业操守和人格魅力的人,现在真是越来越少了。说了好一大通,他终于停顿了下来。

由于学校考勤查得严,她出钱请了许多代课女孩,以至于每科老师眼里的周晓红都长得不一样。

3

纪录片创作课上,我和她分到一组。到现在,我仍记得她第一次同我说话的场景。

10月的一个下午,我去接儿子回家。走到小区大门口,刚拐一个弯,就听见有人喊:来人啊!来人啊!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2017年腊月二十五的晚上,老胡突然给我打电话。

大概是春末夏初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面的男人略带口音,僵硬地问我:你是、你是阿芙吗?

咱们也不认识爷爷奶奶,要是人家说是你撞的,让我们赔钱可怎么办啊?

她的室友告诉我:你别看她总挂科,人家创业开补习班呢,自己租个教室,然后聘我们这些同学做老师。补课费分一点做工资,剩下的都是她的,上次暑假俩月就挣了9万。

我和几个家长紧跟在后面。前方拐弯处,有两个老人步履蹒跚地走过来,和孩子们碰了一个照面。老人似乎在问孩子话,我们眼见着孩子们都迅速停了下来,先是面面相觑,然后都迅速跑开了。

电话那头明显停住,接着是一阵纸张翻动的声响,可是她留的确实是这个号码啊。请问您最近和周晓红有过联系吗?

这是我们俩认识八年以来,两家人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席间,大人们推心置腹地谈了许多,聊工作,聊生活,聊孩子。毛毛和儿子就在一边玩游戏。

2017年夏天,我收到一条短信:周晓红的债务问题已经进入法律程序,若她不能准时出席,庭审结束后,将会成为网上通缉在逃犯。

为什么?

—-题记

那天下午放学,孩子们一出校门,就急急地把八九斤重的书包甩给家长,大呼小叫地追逐起来。见到冰面,就冲上去滑行,看到冰块,就一脚踢飞。一眨眼,一群孩子就跑出了三十米开外。

很快,她结交了一批同样做二手车生意的社会人士,开始跟着他们全国各地飞。她待在学校的日子越来越少,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她。

老太太大口大口地喘气,我问:用不用给你孩子打个电话啊?

她抬头,十月吧,我妈妈会来。

我如实相告,又问,周晓红怎么了?

你妈妈已经知道了?她什么反应?

过了一会儿,手机上收到一条来自XX网络技术公司的注册验证码。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没再理会她,后来,听她的室友说,已经有人帮周晓红办理了休学手续。她的微信也再没了动静,她仿佛人间蒸发了。

我没多想便拒绝了她,我不喝酒。而且很晚了,就不出去了。

1

记得第一次与她见面时,她穿着红裙子,从头到脚五颜六色,自信而自由。她家底不错,自己也有商业头脑,未来原本一片光明。但一场恋爱,加上滚雪球般的网络借贷,竟使她最终成了一名全网通缉犯。

最大的改变,是她买了一个电煮锅,开始每天熬粥。

我答应了他。

周晓红在大学里十分有名。出手阔绰,衣着张扬。顶着一头金灿灿长发,穿着艳丽的服装,厚底松糕鞋,走起路来头发在身后簌簌作响。

新的学期开始了,我渐渐忘了有这么个人。每天上课、排练、写文章,周晓红这是三个字,像操场褪色的红油漆,在雨打风吹里逐渐斑驳脱落。

周晓红不再逃课,不再喝酒,甚至买了本子记笔记。她平静得太不正常了,仿佛骤雨来临前的平静。

记得第一次与她见面时,她穿着红裙子,从头到脚五颜六色,自信而自由。她家底不错,自己也有商业头脑,她的未来原本一片光明。谁也无法预料到,后来她竟成了全网通缉犯。

过了一会儿,电煮锅咕噜起来,腾腾热气将锅盖顶开。她断了电,揭开盖子,煮得烂熟的青菜瘦肉粥散发出浓郁香味。她拿勺搅动,给我盛了一碗,这个对身体好。

她尽力绷着自己,直到某天她看着手机,眼泪噼里啪啦砸下来,全完了,我和他结束了。周晓红用自己的钱将他的洗车行翻新,为他怀孕堕胎,那个男人用光了她的存款,并甩了她。

周晓红后来发现了新机遇,一夜之间重振旗鼓,再次创业。

一周后,周晓红回到学校,快闭寝时,她忽然给我打来电话,你出来和我一起喝酒吧,我在东门口等你。

一切要从2015年说起。

好的。如果您能联系上周晓红,麻烦告诉她,她从我们公司借的钱已经逾期,必要时候我们会走法律程序。

2015年夏天,周晓红在微信上告诉我,她换了一个新男友,开洗车行。她给我看了照片,长相普通,高中学历。

他沉默片刻,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周晓红的电话打进来,我听见她的笑声,伴着嘈杂的男声,喂,刚才是不是有人给你打电话?他是和我一起做二手车生意的,人家看了你的照片,想追你呢。

她请我们吃饭,包厢里,她吆喝着组员们喝酒。两瓶下肚,她将胳膊搭在我肩上,打了一个悠长响亮的嗝,酒气熏天,迷得我别过脸去。

我给他看的啊。生意上的人嘛,我也不好拒绝,你以后不接不就成了。她笑得十分开心,仿佛这只是个小小的玩笑。

我愣了很久,脑袋一阵发麻。自那以后,我渐渐很少同她说话。

我愣了会儿,不是,我是她大学同学。

护工飞快打过来一行字:千万别让她妈妈知道!

她在重庆出车祸了,挺严重的,脑血栓。还没敢跟她妈妈讲,你也别告诉她妈妈。

我只能一成不变地答:我是她的同学。没有联系。她好像出车祸了。

过了一周左右,一个上海的陌生号码打过来,对我说了同样的话:请问您是周晓红女士吗?最近还有联系吗?她现在涉嫌恶意拖欠还款,如果您能联系到她,请让她主动联系我们。

我疑惑,她妈妈?你不是说你是她亲哥哥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