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美文

和绑匪过招,放羊的故事

可是大明清醒过来后心里却在想:这一顿打我没白挨,至少让我知道了,这附近一定有人!否则,我这么喊几声,他们不会反应这么激烈。

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完美的团队!

第二天晚上,女儿女婿又去按门铃,还是无人接听。接连几天,都是如此。

胖绑匪干笑一声,说:你不是愿意出十万块收买我兄弟吗?那就十万吧!不过你老婆说了,存折放哪儿得问你。

等价交换,不要看不起任何人,天生我才必有用!

唐正宜听了,看着在一旁落泪的女儿,心里埋怨自己没把孩子看好,更多的情绪,则指向了那家据女婿称可能是非常有权势的人。唐正宜到老了,还是一身刚直的书生气,她想这一次,无论对方是什么权势背景,都要去争个道理。

大明想了想,对三个绑匪说:想要多少钱你们说,千万别为难我老婆和孩子。

第四集

在家中,看着几个儿女一脸难色,唐正宜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闭了眼睛,眼角流出泪来。唐正宜生性坚强,丈夫早逝,一手将几个儿女拉扯大,文革中,因为是大学教授,也遭受批斗,扫过厕所,挨过学生的拳头。那时的唐正宜都没有掉过眼泪,如今人到风烛残年,竟还要面对这种窝囊气。

这是绑架!大明突然明白过来,但为时已晚,他全身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只好忍着剧痛,拼命默记面包车开过的路线,看绑匪把自己带到哪儿去。

你是砍柴的,他是放羊的,你和他聊了一天,如是你学会了放羊技巧,原来羊是这么放的,他学会了砍柴技能,原来柴要这样砍。

居委会主任犹豫了一下,说:他说再闹下去,让你们全家吃不了兜着走,想哭都让你们找不着调!

大明愣住了,没想到这家伙太精,早就摸清了自己的底子,根本就不上当。看着瘦绑匪得意的样子,大明恼了,狂吼一声:我要方便!

第一集

唐正宜听了,一时竟怔了,只是下意识地抓住对方胳膊。年轻人很惊讶,问:您看病的钱不是才100多么,我都给了1000了,还不行么?

警察反问大明:你知不知道有家浩宇公司?

第六集

2

瘦绑匪不糊涂,对大明说:我们三个是好兄弟,为了十万块钱,我去和他们反目不值。要是你出一百万,那我就考虑一下。

第三集

● ● ●

案子终于破了,大明得救了。

沟通很重要,找对人聊天少走弯路更重要!

从医院回来,等到傍晚时分,唐正宜寻着前日小宝跌倒的地方,找到养藏獒的那家人,她的意图很简单:一,小区不能养大型犬,这个政府法规有明文规定,小区孩子多,保不准还会吓到其他人,希望对方赶紧把狗带走;二是,想让对方赔个礼,道个歉。

想到这里,大明开心得几乎要叫出声来!而且,他还想起前不久曾经看到过的一条新闻,说是南郊桐柏路立交桥经过一个村庄,有些村民搬迁时地下室没填,压路机曾把路面压塌过。对,这里一定是南郊!

其实面对同一件事物,心态不一样,结果就会不一样。

摁响对方单元门的门铃,过了好一阵,才有人接听。

三个绑匪不久就呼呼入睡了,可大明却心事重重地仰着头,侧着耳朵,等呀等呀等

第五集

说完,门里的人径自挂了对讲,唐正宜一阵惊呆。过了一阵,她再按门铃,只剩一片哗哗的忙音。

胖绑匪嘴一撇:绑什么绑!你手机上不是有你老婆的号码吗?我给她发个短信问问不就行了?

你是砍柴的,他是放羊的,你和他聊了一天,他的羊吃饱了,你的柴呢?
砍柴的陪不起放羊的……

转眼到了二月,临近年关,一天,居委会主任打来电话:狗主人明天一早就来居委会,要和您解决事情。人家说忙,让您9点钟一定到啊。

这三个绑匪大明都不认识,他实在搞不懂:我和他们毫不相干,为什么要把我绑到这儿来?他问他们: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只是公司里一个小小的职员,我没钱的。

请放弃你的无效社交!

唐正宜去了好几次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虽很客气,但都说,马老板产业多,每天天南海北,联系不上人。你们先回去,我们尽力联系。

大明白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们把我的腿绑着,我怎么蹲得下来?

你是砍柴的,他是放羊的,你和他聊了一天,他把他买羊的客户介绍给了你,你把你买柴的客户介绍给了他,于是你们各自的生意越做越大。

又到清明,以前,都是一家人去扫墓,可这次唐正宜却坚决不去看望老伴。

瘦绑匪好像早有准备似的,拿过一个矿泉水瓶。

你是砍柴的,他是放羊的,你和他聊了一天,他决定把他的羊跟你的柴交换,于是你有了羊,他也有了柴。

唐正宜大儿子也遇到了麻烦。这个一直埋头做学问、教书的大学老师,本来年中就能评上教授,却意外地被叫停了。主管副校长也是一脸的无奈,说:别忙着做学问了,适当多回回家,陪陪老母亲吧。啊,我的意思,你听懂没有,如果没听懂,就回家问问你妹妹两口子,就明白了。

正梦到这里,大明突然惊醒过来,一想:对,我不能就这么束手被擒,我一定要想办法救自己,家里人等着我回去呢!但是想什么办法呢?大明绞尽脑汁,却只有干瞪眼。

总结版

唐正宜纳闷了一下,忽然一股带腥味的热浪打到她的脖子上,伴随着的还有一阵沉闷的低吼声。她猛地转过头,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吓得她心脏往上猛地一提:离她不到一米处,一只巨大的狗头正龇着牙凶狠地盯着她,所幸,中间还隔着一道钢丝网。那狗身型巨大,全身长着粗硬的鬃毛,通体黢黑,活像一头狮子。回过神儿来,唐正宜才意识到:那是一只藏獒!

可此时,大明心里却一点儿底也没有,他是想借桐树吉他南头的琴桥下面告诉老婆他现在所处的南郊位置,可不知道老婆能不能读懂;即使明白了意思马上报警,他也不知道在警察赶到之前自己还能不能活着。

三人行必有我师,永远保持空杯的状态!

春节假期结束,机关恢复正常上班,儿子女儿就陪同唐正宜,去法院起诉了马家,要求仍然是:赔礼道歉,承担100余元医药费。官司很简单,唐正宜毫无悬念地赢了,但却迟迟等不来一声道歉。

胖绑匪犹豫了一下,便把手机递给他,然后就死死盯着他手里的一举一动。

砍柴人陪放羊人聊了一天,表面上他一无所获,但是砍柴人通过放羊人聊天,知道了哪个山的柴多,哪个山的路好走,哪个山布满荆棘,第二天收获多多回家了。

居委会主任说,原来这家男主人姓马,老家好像在伊盟农村。十几年前,他承包了村里的煤矿,那时候,每吨煤炭卖一两百元,不值钱。前几年,煤价陡然攀升,他便把乡里几个煤矿全买了下来。

大明一听,觉得很莫名其妙:限制我自由干什么?

资源整合很重要!

宝马娱乐bm7777 ,3

矮绑匪一听,哈哈大笑,说:嘿,你别耍小聪明,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说完,便不再理睬大明。

你是砍柴的,他是放羊的,你和他聊了一天,你们决定合作一起开个烤全羊的店,你的柴烤出来的羊很美味,他的羊纯天然的,几年后你们公司上市了。

唐正宜听后,扶着桌子,半天没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矮绑匪来接替瘦绑匪。

第二集

好几年过去了,司法程序和信访渠道还是没有回响。

大明心里不由叹一声:真不愧是我老婆,回答得真聪明!要知道,大明家里的存折其实都是他老婆在管着,老婆分明是想借这机会知道大明现在怎么样了。

晚上,女儿女婿陆续回家,小宝依然哇哇大哭,近四十岁得子的女儿心疼不已,在政府某实权部门任副处长的女婿倒是沉得住气,分析说:按理小区不让养大型犬,以前住的都是公务员,也没人敢过分逾越规章,最近几个退休副厅长出国与儿女团聚,把房子卖了,来了新住户。两百多平的房子,又是从副厅长级别的官员手里接过去,怕也是有钱有势的人。

他正想着呢,这时候,胖绑匪和矮绑匪来了,和那个瘦绑匪耳语了几句之后,就拿出大明的手机,拍拍他肩膀,说:等急了吧?那就赶快说,你们家的存折放哪儿了,我给你老婆发条短信。

唐正宜异常气愤,捂着胸口,回到家,把事情说给女儿女婿听,一家人都感到很愤怒:这还讲不讲道理啊!

胖绑匪紧盯一句:当真?

再有权势也不能不讲道理啊!唐正宜抱怨。

矮绑匪愣了一下,眯起眼睛盯了大明一会,说:你和你老婆都是上班族,你们能有多少钱?

是崴脚了么?唐正宜急忙从椅子上起身,拖着病腿,喘着粗气赶过去。走近了才发现,小宝瘫坐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浑身剧烈颤抖,满脸恐惧。见了姥姥,小宝不仅没有立即抱住她寻求庇护,反而是用小手使劲抵住,向外推她。

更让大明高兴的是,他被绑架的那天所以晚回家,就是在加班准备第二天要去谈判浩宇公司老总说的那笔业务,因为去竞争的公司多,大明心里没底,所以就想尽量在事前多做点准备。现在好了,这事儿一出,人家也不搞竞争了,立刻拍板要和大明这家公司签约。他们说出的原因很简单:有像大明这样在绝境中也不放弃努力的好员工,这家公司一定错不了。

您好,您家养的大狗,昨天把我家小宝吓坏了,你们唐正宜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急急地吼了起来:别扯了!昨天我都没带大宝出去。你想讹人啊?

这下大明更奇怪了:世上还有不要钱的绑匪?

2007年,北方一月的天气寒冷如常。

这么一想,大明立刻兴奋起来,暗暗又注意了一阵,越发断定上面肯定是立交桥。但问题是:全市有好几座立交桥,这屋会是在哪一座桥下面呢?

唐正宜挺直了身,说:把他们的原话告诉我吧。

三个绑匪看着大明,没说话。大明心里很纳闷,因为一般说来,绑匪绑架了目标,肯定第一时间就是找目标家人索要赎金,但他们好像并不着急。

大家听了,一阵沉默。

中午和傍晚,瘦绑匪来给矮绑匪和大明送饭,什么话也没说,但送来的伙食倒不错,这让大明犹入五里雾中:他们这么干,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听到这话,唐正宜不仅没有感到被尊重,反而觉得受到更大的侮辱,她特意提高了嗓门,说:我不是敲诈来的!你们想错了,我就要狗主人给我道一声歉!

警察说:绑匪交代,是浩宇公司的老总雇他们的,说是要他们限制你几天自由。

午后阳光明媚,气温有所回升。大学退休教授唐正宜5岁的外孙小宝午觉醒来,嚷嚷着要去院子里踢皮球。这位刚刚接手照料外孙的老人怕冻着孩子,不愿出门。外孙却抹着眼泪说,之前奶奶每天都会带他出去玩。大概是孩子无意中拿自己跟亲家的比较让唐正宜心里有些松动,她扭头从结着冰棱的窗户望出去,觉得阳光正好,也就答应了。

大明是一家监理公司的业务员,出事那天,他加班到很晚才回去,谁料快要到家的时候,走过一条黑胡同,迎面开过来一辆面包车,在和他擦肩而过的刹那,车门猛地开了,从里面伸出两只手,一下就把他拽进车里,死死摁在了座上。

唐正宜隔着窗户一眼就认出了那只狗,她以为狗主人终于来登门道歉,忙带着一家人匆匆出了家门。

胖胖的绑匪好像是头,他笑了一下,说:错!怎么可能?你小名叫强子,是你们公司的金牌业务员,你老婆叫王岚,是个医生,你们的儿子胡小刚在经纬路小学上学,这些都不错吧?

那时的煤价每个月都在疯涨,马老板是好多家银行争抢贷款的客户。

过了一会儿,大明老婆的回复来了:存折已经找到,但一时从银行里取不出这么多钱,得预约,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去取。

4

大明故意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沮丧样子,说:唉,说就说了吧,我把存折放在桐树吉他南头的琴桥下面了。

唐正宜的女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文/彭晓风

春节过后,唐正宜再也没有去法院执行局,也不再出家门,每天把自己锁在一个小房间里,看着窗外的天空,能发三四个小时的呆。老人一旦没有了精气神,面相就一下子垮了下来,唐正宜的眼神变得浑浊,头上的白发生得一簇一簇,就像旧了的棉絮。儿女们看了,都非常心痛,他们知道母亲心中有刺,但谁都没有能力帮她拔出来。

胖绑匪指了指瘦绑匪,对大明说:今晚他看着你,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儿,别做没用的反抗,否则他一个人就能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这个地球上消失。

到了2014年3月,唐正宜的女儿被行长叫到了办公室,行长很感慨地说:真是世事难料啊!想当年,因为你老娘和马老板打官司。结果,老马一怒之下,就不在咱们行贷款了。我和你当时,还都被分行扣了年终奖,挨了领导的臭骂。可现在,煤价跌得一塌糊涂。听说老马也顶不住了,别说利息,本金他都还不起了。当年贷款给他的七八家银行行长,过年前,撤的撤,抓的抓,有一个听说还跳了楼。真是世事无常啊!

警察把大明带回公安局去做笔录。做完笔录,大明问警察:这三个家伙到底为什么要绑架我?

那条藏獒,据说值两百万!居委会主任咂舌着说,前段时间,马公子带着藏獒来保福小区住了两天,后来嫌空气不好,又走了。唐老师,我劝您也别较真了,您就收了那1万块钱吧,您和钱还有仇么!

大明大惊:你们你们把我老婆也绑了?

唐正宜听了,气得几乎窒息。

瘦绑匪想想也是,只好弯下腰,给大明松开绑在他脚脖子上的绳子。

1

三个绑匪马上也被押了出来,看着这三个一脸惊愕的家伙,大明朝他们狠狠吐了口唾沫,说:哼,我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吉他,那短信是我编出来给我老婆报警用的,你们想不到吧?

法院的人承诺,一旦找到马老板,肯定会执行判决,让他给唐正宜赔礼道歉。

没跑成,大明就担心绑匪夜里会对他下手撕票,所以睁着眼睛又是一夜没睡,直到第三天凌晨,才昏昏沉沉地迷糊过去。但大明睡得并不安稳,一直在做噩梦,梦见有人不停地追他,后来他终于跑回家了,却发现老婆和孩子全被绑架了,于是怒火中烧,发誓一定要抓住凶手

讨债公司的人看着村民越聚越多,就将马老板夫妇押走了。再后来,马老板把讨债公司的钱还上了,但他要求讨债公司的老板到老家村里,当着自己父老乡亲的面,给他赔礼道歉,对方自然不答应。

但是确定了所在位置后,大明又犯愁了:怎么把这信息送出去呢?

这几年,马老板又在北京、上海买了房,在美国也有别墅。他老婆手上戴了四个宝石戒指,家里一儿一女,儿子人称马公子,女儿出嫁时,嫁妆现金就上千万,还有好多明星大腕捧场。

终于上钩了!大明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说:十万!十万,怎么样?其实,大明这是信口开河,他哪拿得出这么多钱啊,只不过是想先稳住对方罢了。

保福小区是本市的机关家属院,里面的房子都是两百多平米。冬日暖阳下的小区广场,热闹煦和,几个穿着臃肿的银发老人坐在黄色木质靠椅上热络地聊天。小宝找到他的几个小伙伴,聚在一起哈着白气追赶皮球,一个不留神,皮球被踢远了,小宝急切地往前追跑过去,想把玩具捡回来。

胖绑匪一想也是,这才放心地按大明说的将短信发了出去。

唐正宜找了居委会,将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地说了。居委会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大婶,人很热情,当即承诺,可以联络调解此事。唐正宜正式提了两点诉求:赔礼道歉,承担百余元的医药费。事不大,钱不多,她想的是争个对错。

大明这招果然管用,瘦绑匪问他:你能出多少钱?

5

三个绑匪立刻慌了,同时向大明扑来,朝他一顿拳打脚踢,把他打昏过去。

当天夜里,小宝好几次从睡梦里惊醒,身子痉挛,嘴里喊着我怕!我怕!别咬我!别咬我!浑身冒冷汗,头发浸得像洗过。一家人担忧,整夜未眠,熬到天亮,带着孩子匆匆去了医院。

晚上,瘦绑匪来换班,大明又试着让瘦绑匪开价,把自己放了。

● ● ●

大明见有门儿了,赶紧道:虽然不多,总还有一点,你开个价吧!

马老板气不过,准备起诉讨债公司老板:一是公开赔礼道歉;二是承担医药费。法院的人面对自己找上门来的马老板,将10年前唐正宜胜诉的那纸判决书,扔到了他面前。

大明哼一声:我是要大便!

一晃6年过去了。

大明苦笑笑,说:我想了一夜,也没想出雇你们的这个人是谁,总不会是上帝吧?

唐正宜瞪着对方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来讹人的。政府有文件,小区里不能养大型犬。你们的狗吓坏了我的外孙子,我要让狗主人给我正式赔礼道歉。

但面包车在街上转来转去,一会儿就把大明转迷糊了,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车才停下来。大明感觉自己先是被架着进了一个地方,然后好像下了很多级台阶,进了一个屋子,但屋里很阴冷,还有一股霉潮味儿扑鼻而来。紧接着,他就被按坐在了一张床上,随后,蒙在眼睛上的布和塞在嘴里的纸团拿掉了,他睁眼一看,面前站着三个绑匪,一胖,一瘦,一矮,在昏黄的灯光下,面目显得十分狰狞。

唐正宜立在那里,回味着主席、公子这些词语,一时竟有些恍惚了。

大明于是耍了个幌子,说:你不说?你兄弟可是说了的,只不过我们在价钱上没谈拢。

唐正宜后来向邻居转述听来的情况:他被发现时,天还未大亮,地点是在马老板老家村头。当时,马老板夫妇正在给去世多年的父母敬香烧纸,刚烧了没几张,就被讨债公司的人团团围住了。

听到这个结果,大明猜想,已经被捕的浩宇公司老总,肠子一定悔青了。

唐正宜的女儿得到的警告更为直接,在银行里做信贷部主任的她,有一天被行长叫到了办公室,行长倒也直率,张口就说:你是不是不想要年底奖金了?如果想要,就快让你老娘别再去法院了。现在,马老板都不准备在咱们行贷款了!

胖绑匪一把夺过手机,不耐烦地问:想好了没有?

拉扯间,年轻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瞥屏幕,停止了挣脱,立即弯下腰,满脸堆笑地说:是!是!是!马主席,您放心。放下电话,年轻人笑着拉住了唐正宜的胳膊,说:奶奶!我的好奶奶!您怎么不早说呢?刚才马主席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说您的女婿就是住在这个大院里的王副处长。他答应给您1万块精神补偿费!说完,又要从包里掏钱。

大明沉住气,接过手机,调出一看,里面确实有胖绑匪发给老婆的短信:你丈夫在我们手里,要想让他平安回去,就准备好十万块钱。如果报警,他就没命了!

暴富以后,马老板开了好多家公司,自己做了集团董事会主席,也最喜欢别人叫他马主席。他不只财大气粗,据说还是政协委员,与厅长都称兄道弟。

瘦绑匪一听,又拿来几张报纸,丢给大明。

2008年下半年以后,煤炭价格进入下行通道,很多曾经显赫一时的煤老板都陷入了困境。

大明一怔:知道啊,这家公司是我们同行。怎么了?

医生诊断的结果是孩子被狗吓坏了,出现应激障碍,给开了点药。临走时,医生又惋惜地说,以往孩子受到动物的惊吓,让他多与小狗亲密接触,抚摸戏玩,一般也会没事,但吓小宝的是只藏獒,即便能找到一只,也不敢让孩子和它亲密接触。恐怕这小家伙以后心里会有阴影。

矮绑匪得意地笑了起来,说:你就把他当上帝好了!

不料这一争,就是十年的过结。

看到这回复,胖绑匪忍不住笑起来,对他两个兄弟说:今晚不走了,我们就在这儿凑合一夜,明天拿到钱再说。

唐正宜腿脚不好,追不上奔跑的外孙,只能眯起老花眼,远远地盯着他,以防意外发生。她看到,小宝终于追到了球,但却没有马上返回,竟跌坐在地上,不动了。

趁着这当口,大明一咬牙,猛提腿,用膝盖狠狠朝瘦绑匪的面门撞去。只听瘦绑匪立刻怪叫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大明瞅准这个时机赶紧往门口跑,可没跑几步,那瘦绑匪就扑了上来,大明感觉自己身子好像猛地被电击了一下,立刻倒在地上,再一看,瘦绑匪满脸是血地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根电警棍。

唐正宜细细地看了居委会主任好半天,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来敲诈勒索的。他们家的狗吓坏了我家孩子,为什么就不赔礼道歉?我就想要一个说法。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大明感觉有好几辆车由远而近开过来,竟在自己头顶上停下来了,大明的心立刻猛地狂跳起来,睁大眼睛看着那三个熟睡的绑匪,生怕他们在这个当口突然醒过来。这一刻,空气凝固了,大明感觉自己的心怦怦怦地都要跳出来了。

一个月后,已快要退休的居委会主任,亲自去了唐正宜家,神神秘秘地说:唐老师,前几天,小区保安晚上看见马家的房子里有人进进出出,一问,才知道。原来姓马的彻底不行了,把那套两百多平米的房子也卖掉了。我想起来,他还没有给您道歉呢!

拿定主意后,见胖绑匪和矮绑匪走了,屋子里就只剩下了那个瘦绑匪,大明就开始悄悄观察周围的一切。他发现这里好像是个地下室,不但刚才进来时感觉特别阴冷,而且他现在还发觉这屋没窗,头顶上总好像有车开过的感觉。但奇怪的是,有时他觉得车好像就在头顶开过,有时又觉得好像离得很远。这究竟会是在哪儿呢?

2017年清明后的第二天早晨,马老板被抓住了。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大明还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头上就挨了一家伙,疼得两只眼睛直冒金星。他刚想反抗,脖子上又抵来一把刀,耳边有人低声说: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放老实点!随后,他的手和脚立刻被绑上了,嘴里还塞进一团纸,眼睛也被蒙了起来。

到了2007年春节,一天,外面大雪刚停,唐正宜家院前出现一位中年女人,穿一身貂皮大衣,正对着房子,指手划脚地说话。旁边,站着一黑大汉,脖上套一串硕大的金项链,手里赫然牵着一只藏獒。那藏獒像只狮子一样蹲在地上,鼻孔里喷出大团白气。

大明心想:这下完了,一顿皮肉之苦肯定少不了。可瘦绑匪把大明双腿重新捆上之后,并没再动手,只是狠狠地教训他说:小子,我给你记着!

唐正宜缓缓挥了挥手,大家安静下来,老人看了看这些已人到中年的弟子们,轻轻说了句:是人犯的错,无关狗事。

大明对矮绑匪说:兄弟,就是死,你们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再后来,有人传话说,马老板那只据说价值300万的藏獒,因为前两年藏獒市场崩盘,被卖给了屠宰场,不到2000块钱。

转眼间,大明就被特警送到了安全地带,看见等候在那里的老婆,一脸的紧张和憔悴,大明脸上的泪水禁不住哗哗流了下来,夫妻俩紧紧拥抱在一起,很久很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过了一个多月,居委会主任又跑到了唐正宜家,说马家的司机去了居委会,放下狠话:再闹下去,说让你们全家唉,还是别说了。

大明一听他这么说,心里就咯噔开了,一定是某个和他很熟悉的人,雇他们绑架他的。于是紧张地问:到底是谁指使你们来的?见三个绑匪谁也不理,他忍不住扯着嗓子大喊起来:救命啊,绑架啦!

居委会主任听了,只是讪讪地笑:唉,唐老师啊,人家那么大的老板会为了这点儿事,给你赔礼道歉?唉!

哈,绑匪终于开口要钱了!而且从绑匪这话里,大明知道老婆目前还平安,他心里的石头稍稍放了点下来,于是就对胖绑匪说:你们要多少钱?存折的事要问我老婆,我们家我们家的钱都归我老婆管。

马老板细细看完,长叹一声,垂下了头,喃喃说着:我错了,是我错了。我认。

警察说:浩宇公司老总说,你曾经抢过他们公司的生意。这两天,他们得到情报,又有一笔大业务要竞争,老总怕再次失手,就让人把你这个金牌业务员关起来。绑匪完成任务后,本来是要放人了,可你不是说过要用十万块收买他们的吗,所以他们打算趁机捞一票,没想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栽在了一个贪字上。

唐老师听罢,只是叹息地摇了摇头,说:可怜啊,狗又没有犯错。

绑匪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所以对胖绑匪这话大明相信,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得想办法智胜。

恰巧那天,唐正宜的十多个研究生来看望她,听了导师的遭遇,不免都义愤填膺。有心直口快的男同学说:我现在就去买几个肉包子,在里面塞上两包耗子药。晚上扔在那个混蛋家门口,等他们一出来遛狗,就把那只藏獒毒死。

但是大明心不甘,这天吃过午饭,他脑子又转开了!突然,他感觉头顶上又有两辆车开过,好像一辆近些,一辆远些,他心里忽然一激灵:对呀,这屋上面,会不会是座立交桥?

过了没几天,居委会主任亲自跑到了唐正宜家,拉住她的手,神神秘秘地说:唐老师,您知道么?那个养藏獒的人家是什么背景么?人家可是亿万富豪!据说资产有十几个亿呢!

好在大明平时跑业务,不但对周边环境熟悉,而且见多识广,脑子里悄悄一分析:从过往车辆的流量来看,这里不太可能是在市区;而北郊那里尽管有立交桥,但周围比较空旷,基本没有什么建筑物,所以应该也不太可能有地下室;东郊和西郊的两座立交桥还在建设中;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南郊了

6

突然,砰一声巨响,屋门被猛地踹开了,全副武装的特警一拥而入,三下五除二就把从睡梦中惊醒的三个绑匪一一擒获,几乎是同时,大明被一个特警迅速抱起,离开了这个让他永远也忘不了的噩梦般的地方。

我最近一次见到唐正宜老师,也是在保福小区,已经80多岁的唐老师,满头白发梳得一丝不乱,精神矍铄。

大明脑子一转,说:那你得给我看看。

2008年年初,煤炭价格达到了历史最高点,一吨煤的坑口价动辄就是七八百。大年正月初四,马老板一家回小区办事,还带着那只藏獒。当天,去给马家拜年的豪车,把小区道路都给堵塞了。

可是瘦绑匪连连摇头,并不动心。

那些年轻人将马老板摔倒在地,用沾满尘土的鞋踩在他头上,逼他大声喊爷爷。马老板妻子凄厉的呼救声引来不少人,里面有马老板的发小,看着他长大的老邻居,但村民们只是围观,却不敢上前搭救。显赫一时的马老板,在父老乡亲跟前,彻底颜面扫地了。

再看老婆的回复:存折平时都归他管,让他告诉我。

没过几天,唐正宜就病倒了,一病就是半年。在这段时间里,马家的司机还在小区里大放厥词:唐老太太这家人全是属黄瓜的,都欠拍打啊,这回,都该学乖了吧。

大明见矮绑匪好像还能说说话,就试探道:兄弟,要不这样,我给你一笔钱,你把我放了,他俩来了,你就说是我自己偷着跑的。怎么样?

唐老师说,今年五月上旬的一天,马老板夫妇在居委会办公室,当着众人的面,郑重地向她一家赔礼道歉,马老板的腰快弯成了90度。

矮绑匪看了大明一眼,说:想知道我们是谁雇来的?

年轻人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是这样的回答,脸色又变回来,僵持了好一会儿,不耐烦地说:老太太,我还是回去和马主席汇报一下吧。便匆匆走了。

整整一夜,大明都是在极度的焦虑和惊恐中度过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他的手机是在进来不久之后就被绑匪搜走的,他失去了同外界联络的一切途径。自己一夜没归,老婆不知会急成什么样儿,她知道自己被绑架了吗?绑匪又会怎么去对付她呢?到底是谁在对大明下毒手?大明脑海里各种假设交织在一起,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这之后,每隔几天,唐正宜都要跑趟居委会,打听事情处理进展。

大明拼命点头:都什么时候了,我还敢拿自己的命来跟你们开玩笑?

清明假期结束,唐正宜的儿女们就带着母亲,义无反顾地去了法院执行局。局里的工作人员对他们一家再次登门都很诧异,面对着老人要求强制执行的诉求,他们只好敷衍地应付着。后来,一家人又去了信访局,但都没有结果。

马老板气不过,准备起诉讨债公司老板,诉求有二:一是公开赔礼道歉;二是承担医药费。法院的人面对自己找上门来的马老板,将10年前唐正宜胜诉的那纸判决书,扔到了他面前。

● ● ●

唐正宜一家人被气得浑身发抖,女婿刚想上前去争辩,黑大汉见状,竟作势要松了狗链子。

第二天,唐正宜一家就急急地去了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一边热情地倒茶,一边告诉他们:不必担心,那个姓马的肯定跑不了!现在有30多家债权人都到法院起诉他,大家都在找他,另外他还拖欠员工工资

对方听了,也是一怔,接着有些不耐烦地说:老人家,别闹了!狗是马主席养的,您还让马主席亲自来给您赔礼道歉?说完,就作势要挣脱。

唐正宜的女婿最先感受到压力。在机关里,领导对他的态度陡然转变,常常在大会小会上批评他。他找了个机会,私下里请领导吃饭,请领导明示一下,领导用手蘸着酒,在桌上写下了一个马字,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小王啊,咱们做领导的,不要成天想着治国、平天下,也要适当想想齐家啊。

女儿女婿工作上有要紧事忙,担心老太太容易激动,女婿便请了一位男同事陪同。第二天上午,差10分9点,唐正宜准时来到居委会,对方却不见踪影。居委会主任打电话,对方一直是占线。一直等到了快11点,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飞奔着跑了进来。

唐正宜本能地扶起小宝,头也不抬,拽着小小的外孙,一路跌跌撞撞往家直奔,心脏仍在剧烈跳动不止。祖孙二人到家,过去好一会儿,小宝才哭了出来。听到哭声,唐正宜反到放下心来,她以为,被吓坏的人,只要能哭出来,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 ● ●

中年女人看见唐正宜一家出来了,自顾自地昂起了头,对着天空说:说你们家小宝被我们家大宝吓坏了。我还想说,是你们的熊孩子吓坏了我们家大宝呢!我们家大宝,别人出300万,我都没卖,要是真被吓坏了,你们赔得起么?给你们1万块补偿,还不要?一个屁大点的副处长,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在我家面前,还端起架子了?想让我们家赔礼道歉?这时,旁边的黑大汉,恶狠狠地插了一句话:球门儿都没有!

坐定之后,唐正宜郑重地将一份《养犬管理规定》递给了对方,文件显示政策出台日期为2005年5月27日。唐正宜刚要说话,年轻人却伸手将文件推开,陪着笑脸说:我是藏獒主人马主席的秘书。前段时间,和您说话的是我们公子的司机,他没素质,您别见怪啊!他一边说着,就从手提包里拿出了几张钱,放到桌上,这是给您老的医药费,1000块,我还忙,就先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