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美文

年度最佳讽刺故事,非常精辟

老刘最终没说动我,我觉得,有个房子住就行了。

女歌手坐在床上,盘着腿,让出电脑椅子,指着电脑说:他妈的,又开不开机了,阿强,求你帮我看看。阿强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床上的被子没有叠好,阳台上挂着洗干净的白色胸罩和红色内裤。阿亮弄了好一会也没有开机,女歌手不难烦地点燃一根烟,问:到底什么问题,还能修好吗?阿强说:我再看看,应该问题不大。女歌手点燃一根烟,突出的烟让阿强感到头晕,但他还是不抱怨,认真地给女歌手修电脑。好了,你看看。女歌手见屏幕有了开机画面,高兴地蹦到地上,鞋都没穿,说:太好了,又可以玩游戏了,谢谢你。啊强。他捧起阿强的脸亲了一口。阿强不好意识地低下头,脸立刻红了起来,匆忙跑出房间。

一位大爷到菜市场买菜,挑了3个西红柿到到秤盘,摊主秤了下:一斤半3块7。大爷:做汤不用那么多。去掉了最大的西红柿。摊主:一斤二两,3块。

后来,单位垮了,我们各谋出路。

107室住的是一个次次创业失败,却还在坚持的大学生阿强。阿强大学毕业,留在了本市,他没有去打工,而是给自己当了老板,但没有收入的他,先要活下去,为了省钱,阿强住进了十元旅店。他从同学那里借来钱,在电子市场开了一家电脑修理店,可生意并不好,不光没挣到钱,还陪了借来的钱。自己是学计算机的,对网页有研究,他又做起了网页,这一回起码一开始没有赔,而且还做的有声有色,买了新的电脑,雇佣了两个帮手,办公地点就在十元旅店。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本市的一家食品公司,让他做一个网站,出价两万。这是一个大活,网站这东西,越做越简单,越做越快,因为有了前期的积累,在做网站都是现成了,一组装就可以。可是这一次也断送了他做网站创业的想法。他把网站按时交给对方后,没到一个星期就接到了对方起诉他的额律师函,说因为自己的公司被另一家公司起诉,说剽窃了一个大公司的网站设计,因为网站是阿强做的,所以所有责任都由阿强负责。阿强败诉,向两家公司赔偿,他几乎是把自己所有的钱都陪给了这两家公司。但这还没玩,因为那家公司名声很大,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找阿亮做网站。工作室解散,雇佣的人也不辞而别。

孩子高兴的答应了,并且把爸爸的作业认真的检查了一遍,还列出算式给爸爸讲解了一遍。

又一日,门外响起鞭炮声,开门看,是有人搬家。走在前头的人好面熟,老黄!我问老黄,你、你怎么帮人搬家?

老太太如今七十几岁,干起活来已经不像以前了,她干不了重活,却不懒,腿脚利落,整个旅店的卫生都是她一个人打扫。她最怕的就是房子空出来没人住,那就代表今天没有收入。但她对客人们却一点都不抠,夏天到了,她会每天买回一只西瓜,用水冰凉,到了晚上等客人们都回来了,她把西瓜切开放在门厅里,见到一个人回来就说:天热,吃块西瓜解解渴吧。她把租客当成了是自己的孩子,租客们也把她当成是亲阿姨或奶奶。

– 04 –

老黄搬走后,偶尔有他的消息,有说他的厂快撑不下去了,也有说他幸运地接到一笔大单,生意开始红火起来了。虽然同在一城,但各忙各的,也就渐渐淡忘了。

作为一名快递小哥,阿亮骑的那辆三轮车成了这个十元旅店里最贵的交通工具。大姨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啊。他骑上摩托车对坐在门口的老太太说。好啊。等你回来。早点回来,给你留饭。阿亮刚住进十元旅店时只带了几件衣服,没带被褥,他问:有旧的被褥吗?。

苦思良久后终得一法:每次出门前把WiFi修改成无密码,然后放心出门。

我们三人,原来在一个单位工作,赶上了福利分房末班车,三人同时分到了房子。同一幢楼,同一个单元,同一层。一梯三户,老黄家在东边,老刘家住西边,我呢,住中间。

205室住着一对来自四川的夫妻农民工,他们的梦想是能长久地陪在孩子身边。男人40多岁,在工地上做架子工,女人同样的年纪,在工地上搬砖工。早上六点半,妻子起床,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做好早饭,等把饭菜都端了上来,丈夫已洗漱完毕,坐下吃饭。早餐是小米粥,自己腌制的咸菜,还有昨天剩下的白馒头。吃完饭,丈夫骑上停在门口的摩托车,拖着妻子向5公里外的工地上出发。他们是这个旅店里每天出门最早的一对,男人在工地上组装脚手架,从地基起来,到封顶他都要干,妻子则负责搬砖,把用来砌墙的砖头一块一块地放进三轮车里,然后在一车一车地推到楼前,一天她要推40车的砖头,加起来有10几吨重。妻子的工作绝对不是一个轻巧的活,可丈夫却愿意让她干,因为起码不危险,要是出了事,两个人还有一个能活着,孩子就有人照顾。男人对女人说:不用推那么多,有我呢。女人说:那不行,你一个人挣钱多累啊。我也得给你分担。

正当身边人想提醒大爷注意秤时,大爷从容的掏出了七毛钱,拿起刚刚去掉的那个大的西红柿,潇洒地走开了。

虽然还是邻居,但碰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人生不易,大家都拼命地讨生活,已经没有多少闲情喝酒聊天了。

两次打击让阿强一蹶不振,他把自己关进房间不出屋,老太太怕他想不开,端着一碗面条敲开他的房门,说:孩子,身体要紧,吃点东西。那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阿强记得小时候自己受了委屈跑回奶奶家,奶奶也回给自己做碗面条,说:吃饱,吃饱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宝马娱乐bm7777 ,群里一下就热闹起来,各种公式,各种假设,各种阻力,重力,加速度的计算,足足讨论了近一个小时

没想到,十几年后,我和老黄、老刘又成了邻居。

朋友开了一家快捷酒店,位置还算得上是在本市的繁华地段,开业那天他把我带到酒店的最高层俯视街景,外面的景色灯火阑珊,可他却让我着重看隐藏在两栋老宅里的一栋更古老的二层小楼,那个二层小楼的样式古怪,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朋友的快捷酒店每层都有二十间房,但只有在最高层的1220号客房才能看得到那个二层小楼的一瞥,虽然看不到全貌,但是住宿十元的招牌还是醒目的给自己做了广告,那栋二层小楼是一个住宿一夜只需要十元的旅店。

巧妙转换角色,后退一步,有时候是另一种前进。

我摇摇头,同情地说,那你今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她拿出丈夫死亡时厂里赔给他的钱的一大部分买下了这栋二层小楼,然后又花钱把它改装成了一家旅店。一开始十元一天的价格,在九十年代还算可以,可是现在依旧十元却让人难以相信,什么东西都在涨价,可她却没有让旅店的价格涨价。别人也劝她,说:还不涨价你就得停业了。可她就是不同意,说:我老了,不想折腾了,涨价,那么相应的配套设施也得提高,那样我就得先支出一大笔的钱。只要能回来成本就行,我开旅店是为了找人解闷,人好就行,穷人,他们心好呢。十元钱有十元钱的住宿条件,十元钱有十元钱的客户,你别看那些住在大酒店里的客人们,几百块钱一天,风光的很,可是也有只能住得起十元一天的客人,我把房费涨了,客人就没了。

– 07 –

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经常在一起串门,喝酒,谈人生,梦想着赚大钱。

207室住着一个想成为歌星的KTV女歌手。阿强,我的电脑开不开机了,急着用,帮我看看好吗?女歌手下午四点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玩游戏,可今天却开不开机。楼下的阿强应了一声,走进女歌手的房间。刚一走进房内,一股烟味扑面而来,呛得他咳嗽了两声。

男:果断交了100块。

老刘,老黄,还有我,我们又成邻居啦!

阿强吃完那碗面条,热泪盈眶,他突然抱住老太太,说:奶奶,我想你了。老太太说:那我以后就走你奶奶吧。你爱吃面条,我天天给你做。奶奶。哎,好孩子。

进去女浴池一看,全是男的。

有一次,在大街上遇到以前单位的工会主席,从他那儿得知,老黄的生意做得挺不错的,赚了不少钱;而老刘呢,前两年将新区的房子卖了,又置换成了新城一套更大更漂亮的房子。工会主席感叹说,他们都越混越好了,听说你还住在原来单位分的旧房子里?我讪讪地笑了笑。

丈夫的工资每天两百,妻子的工资每天一百,两个人一个月加在一起能挣七、八千,他们对自己的这份收入很满意,但却从不和家里人说有多辛苦。老太太问:怎么不在家里工作啊。家里种地,一年一个人也就2000多块,出来干活挣的钱多,我们有了钱,就可以把孩子送进大学。当然还有父母的身体,他们的健康状况是我们担忧的,生病了总得有钱给他们看病吧。

孩子不愿意做爸爸留的课外作业,于是爸爸灵机一动说:儿子,我来做作业,你来检查如何?

过了几年,老刘也搬走了。

一家人的开销都压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所以他们不敢生病,不敢休息,一个星期除了两天用来缓解一下身体外,其它的时间都在工地上上工,夜里有时还会加班,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回到家里后,丈夫喜欢喝点白酒,每回不超过二两。妻子把酒给他烫热,两个人就着热菜吃了起来。丈夫拿出手机,看里面孩子的照片,说:小嘎达又变样了,回家会不会不认得我了。妻子说:要是他们能在身边就好了,那样就能看到他们一天天的变化。不会丢掉他们成长的年龄。妻子的一席话让丈夫哭了出来,在外面工作了五年,他开始有了想法。在干一年,我们回家吧。好啊,多攒钱,回家自己做买卖。恩,听你的。有孩子在身边才有个家啊。还好他不用我们操心,妈说他的学习成绩这回又是班级第一名。可我也听说他一个人在家里看我们照片是哭得很伤心。丈夫突然没了话,沉默了好久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那就是在我们回家的时候。

生活中,我们特别容易陷入非A即B的思维死角,但其实,遭遇两难困境时换个角度思考,也许就会明白:路的旁边还有路。

老黄搬走了。搬家那天,我和老刘去帮忙,临别的时候,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儿,眼眶都湿湿的。

阿强给老太太的十元旅店做了网站,开始帮她经营旅店。他也从老太太那里学到了开旅店的方法。

第一周奏效,第二周丈夫又晚归,妻子按制度把门锁了,于是丈夫干脆不回家了。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

现在的二层旅店,过去是一个国营商店,旅店老板是一个没儿没女的老太太。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在这家商店里当销售员,丈夫无生育能力,两个人到了40几岁都没有生出孩子,当她45岁时丈夫在一次厂里的安全事故中去世,她从此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人。90年代末企业转型,国有商店也成了私有,但凡有背景的都对工厂的国有资产垂涎欲滴,可厂长是个正直的人,他想到了老太太,说:把商店商店低价转让给李娟吧,这是厂子欠她的。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生活中,多运用逆向思维,换个角度看问题,你会发现:

我一脸茫然。老刘指着我家东边说,我将新城的大房子卖了,卖了300万,正好买下了以前老黄家的房子。

quot;明天想听什么歌啊?奶奶。都行都行,你唱的我都爱听。那我给你《刘三姐》吧。刘三姐好听,我这个年纪了,就爱听这种歌曲。女孩唱完,老太太说:你唱的真好听,以后肯定是歌星。那必须的啊,这是我上大学的梦想呢。女歌手说。

一个博士群里有人提问:一滴水从很高很高的地方自由落体下来,砸到人会不会砸伤?或砸死?

忽一日,有人敲门,竟然是老刘。老刘激动地说,我们又做邻居啦!

女歌手每天能有一千块钱收入,可却还是住在了十元旅店里,当初住进这里还是老太太收留了她。那天她喝多了,睡在了旅店门口的马路上,老太太看她可怜,叫阿强把她背回了旅店。第二天起来问自己在哪里,听说是旅店,她才放了心。她见老太太给她端来一碗面条,又给她说好好休息,一点没有让她走的意思。她问:我可以住在这里吗?老太太答应,说:我喜欢年轻人,当然可以了。欢迎。她拿出一千块钱给了老太太,说:这是一个月的住宿费。老太太说:用不了那么多,一天就十元。女歌手说:我有钱。不是为了省钱才住这的。老太太说:那剩下的钱当你的饭费吧,回来就和我一起吃。女歌手说好,但从没有在家里吃过饭。

一家浴室里:

搬家前一天,老刘请我过去喝告别酒。老刘告诉我,他把这房子卖了,刚好够首付,在新区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新房子。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老刘的脸红扑扑的,激动地对我说,这个老小区,已经没希望了。你看看,还有几个有钱人住在这鬼地方?兄弟,听我一句话,跟哥一样,把这老房子卖了,咬咬牙,贷款买套新房子。我们那个新区还有房源,我们再做邻居。

女歌手都是白天在家,四点起床,六点出门,打车去刚到起步价距离的KTV上班,下半夜两点才回来。今天早点回来。老太太总会对女歌手提醒,女歌手会说:听老太太的。可每回回来都没有提过前。

妻子郁闷,后经高人指点,修改规定:11点前不回家,我就开着门睡觉。

老刘幽幽地说,没办法,儿子马上要读初中了,这里是全市最好的学区,房子虽然破旧,但是学区好,所以价格特别贵。老刘说,我在房子上折腾了这么多年,从当初不到20万的价格,换成了现在300万的房子,却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回到这儿和你做邻居。就这样,老刘又成了我的邻居,只是原来住我家西边,现在住在了东边。

老太太说:你要是不嫌脏,我有别人剩下的给你用。阿亮不舍得花钱,他不嫌脏,说:能用就行。可阿亮睡了一个星期,身上就长出了红斑,但他即便这样也不愿意买新的。老太太知道后说肯定是被子不干净,我有办法。她把被子全都洗了,又在烈日下暴晒了两天,她这才满意地和阿亮说:这回没事了,你安心地睡吧,不会在让你睡得不舒服了。阿亮后来没有在得红斑。阿亮的房间里面放着的都是每天都用的必需品,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他只有两套衣服,一套工作服,一套应季的休闲服,也只有回家时才穿。他每个月回家一次,带上买回家的东西,住一夜便回去。他没有和家里人说自己在送快递,家里人也以为他还在做木匠。可木匠哪有那么多钱挣,现在打家具的人越来越少,而快递的活却越来越多,毕竟人是要天天吃饭的,但家具不天天打。他整天晚上都在算着自己有了多钱,距离买房子还有多长时间。

男:你抢钱啊…

他们两家的房子,新房东住了没几年,也先后置换了房子搬走了。从此,我的邻居,就像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只有我一家一直住在这儿。

阿强就是我的那个经营快捷酒店的朋友。

小和尚毫不犹豫地说:我往旁边去。

我诧异地看着他,你疯啦,花300万买这个破房子?

我说:十元一宿,开什么玩笑,解放前的价格吗!那得多差的条件啊。我住过一百元一天的酒店我都感觉条件很差。朋友说:可它却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接受了我,你眼前站着的我就曾是它的一个租客,是住在那里的经历让我开了这家快捷酒店。我顿时对那个十元旅店产生了敬畏心里,我转过头,再看那栋十元旅店,那上面写着十元住宿的招牌像是与这个时代在进行抗衡,十元一天,用水用电都包括在里面,如同白住,虽然条件很差,也有人去住。它如同一个不争世事的长者,大度地接受着这个城市里另一群特殊的人回家。

– 05 –

这时,老刘也打开了门看热闹。一聊才知道,老黄不是帮别人搬家,是他自己搬家。他说,女儿马上要念初中了,这套老房子学区最好,正好原来老刘家的房子要出售,他就将加工厂卖了,又将现在住的房子也卖了,正好凑够了买这老房子的钱。

住几百一天酒店的客人,进来说一句话,出去说一句话,住不上一个星期。可是在老太太的旅店里住的却都是长客,他们一住就是半年或一年,出门进门都和老太太打招呼,如同自己家人一样。老太太,又在门口招揽客人啊?是啊,101室的客人走了,房子空了两天了,那就是二十块钱的损失,我着急啊。你一个人,挣那么多钱干什么啊,别累坏了身体。谁知道自己以后会是什么样啊?我要是病了,得花一大笔的钱呢,那时候钱就是白纸了。我没儿没女,有钱才心里才踏实啊。

– 01 –

我问他,为什么卖房子?他说,他将工作辞了,打算自己创业,可是,启动资金不够,思来想去,只有卖掉这套房子。他说,房子卖了20万,不多,但加上之前的一点儿积蓄,勉强够了。

103室住着一个快递小哥,名叫阿亮,他的理想是在城里买上房子。阿亮原本的职业却是一名木匠,阿亮的老家在距离市里50公里的一个小镇上,刚来到城里,他信心满满,可是真到了找活的时候,才发现木匠活并不好找,干完一个,中间好的时候三天没活,不好的时候一个星期都没得干,不但没钱给家里寄去,自己都吃不上饭。坐在灵活市场的马路牙子上,没人理睬的他面前突然走过一个骑着三轮车的快递员,他突然闪过一个想法,木匠不干了,去做快递员。

你们没有淋过雨吗 ?

老黄说,没事儿,我跟妻子商量好了,就住在厂里。他想尽办法,弄了一块地,投资搞了一个小加工厂。

每次回来都能看到十几个人捧着手机蹲在自家门口,从此无忧。

我摇摇头说,我在单位收入不高,像你一样去贷款,我怕自己连房贷都还不起。算了,我还是守着这老房子,安生过日子吧。

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遇到一些复杂的情况,会很容易被眼前的障碍所蒙蔽,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老黄看见我,也一脸诧异,你怎么还住在这儿?

掌握逆向思维的人在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时,往往能够另辟蹊径,找到解决问题的巧妙办法。

老黄激动地说,没事儿,创业嘛,哪能怕吃苦呢。我跟老婆拍胸脯说过了,等我将来挣到大钱了,一定买一套大房子好房子,让她享享福。

店老板:你想去男浴池还是女浴池?

老黄和老刘都搬走了。

男:老板,你这儿洗澡多少钱?

老刘拍拍我的肩膀说,兄弟,胆子要大一点儿,不然,你就守着这老房子等死。你看看我买的那个新区的房子,简直一天一个价,我买的时候,6000元一平方,这才一个多月,已经快涨到7000了,以后肯定还得噌噌往上涨,再不下手,就真的迟了。

后来,一个不小心进错群的人默默问了一句:

我说,房子卖了,你一家四口住哪儿?他那时刚刚生儿子不久,乡下的老母亲和他们住在一起,帮他照看孩子。

护院,未必一定要养狗。

一日,老黄忽然来敲门,告诉我,他把房子卖了。

苏轼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后来,钓鱼场看门大爷告诉大家,老板本来就是个养鸡专业户,这鱼塘本来就没鱼。

人们常常容易被日常思维所禁锢,而忘却了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路。

制度的精髓不在于强制,而在于对被执行者利益的拉动,换个角度,你才能真正明白如何更好达到目的。

– 02 –

一个土豪,每次出门都担心家中被盗,想买只狼狗栓门前护院,但又不想雇人喂狗浪费银两。

一个妻子想让她的丈夫早回家,于是规定:晚于11点回家就锁门。

换个角度想问题,结果大不同。

这时候,如果能从当前的环境脱离出来,从一个新角度去解决问题,也许就会柳暗花明。

老和尚问小和尚:如果你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一步则亡,你该怎么办?

巧妙的去库存,还让顾客心甘情愿买单。新时代,做营销,必须打破传统思维。

– 08 –

丈夫大惊,从此准时回家。

失去也是另一种拥有,失意也会变成诗意。

换种算法,独辟蹊径,你会发现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方法。

– 06 –

– 03 –

不过他可能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爸爸所有作业都做错了。

钓了一整天没钓到鱼,老板说凡是没钓到的就送一只鸡。很多人都去了,回来的时候每人拎着一只鸡,大家都很高兴!觉得老板很够意思。

一个鱼塘新开张,钓费100块。

掌握了客户的真实需求,再高的价格也有人愿意买单。

店老板:男浴池10元,女浴池100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