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美文

那些缓慢的爱情,创业是创业

一个月后,康明去校广播台找止华。他非常想见这个女孩。那天他推门进去时,正在放童安格的《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止华站在窗口抱着双臂看广播台楼下的玉兰树,玉兰花大片地落下。止华是他想象的样子,声音和相貌如此地相符,她像一幅安静的工笔画,皮肤干净而透明,眼神清澈。他们在歌曲中对视了片刻,康明说,过会儿,一起走走,好吗?止华点头。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那一年,他们的恋情开始了,安静得发不出声音。
内容来自康明在城东,止华在城西。每周只能见一面。其他的时间都是写信。那是个书信的年代,止华用印有暗纹的信纸,一笔一笔地写下去,然后贴上邮票,塞进邮筒里,计算着他会在星期几收到。信是慢的,即使是在一个城市,有时他们下次见面时,信还没收到。第二天,康明才收到信,一样的视若珍宝,一遍又一遍地读,揣摩着字里行间的意境。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止华把班上信箱的钥匙要到了手里,每天都要去看看,拿到康明的信是她的节日。信是舍不得用手撕的,一定要找个僻静的角落,把信拿在手里颠来倒去安静地看一会儿,再慢慢拆开,一字一句地读,想象着他写信时的样子和心情。
清风文学网2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下了很大的雨,止华没带伞,但她坚持去看信箱,她算着今天应该接到康明的信了。信果然孤零零地躺在信箱里,止华把它放在内衣口袋里,淋得透湿地冲回宿舍。
清风文学网_宝马娱乐bm7777,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那时还没有手机,电话也不普及,联络起来极不方便。很想对方时就到校门口电话亭排很长时间的队,拨他宿舍门房的电话,然后让人传话,心里咚咚地跳,希望、失望再希望,通常是他宿舍的人来接电话:吃饭去了,过会儿打吧。再或者连门房电话也是打不通的,永远没有人接,电话好像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响。她在冰冷的冬天,把手插在口袋里慢慢地走回广播室。
清风文学网傍晚的节目该她送出了。窗外彩霞满天,她的心底却无比寂寥:他在干什么?会不会想起我?她选了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徐小凤的《明月千里寄相思》,那个年代的靡靡之音,很好听也很感伤。回宿舍时看到他的信躺在桌子上:周日一别,在车站舍不得上车,又回到你宿舍门口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你不知道,我却很安心。回去没赶上车,向同学借了自行车,一直骑回去,衣服都湿透了,可是想着你,心里是愉快的。下次没有车,我还可以骑着车来找你啊。她的眼泪流了下来,从城东骑到城西,骑车得两个小时,她不知他在冬天的深夜是怎样回去的。
清风文学网止华也有这样的时候。特别想见面,就在周三没课时转三趟车去他的学校,当然是没办法让他提前知道的。他不在宿舍,去图书馆了。止华就去图书馆找他,慢慢找下去,发现了他的背影,那件暗灰色的大衣。她拍了拍他的肩,康明抬头看到她时几乎要惊喜地大声喊出来,她用食指调皮地放在嘴边止住了他。这样的意外见面在他们都是惊喜,因为不容易。止华贴在他耳边说:我们就在图书馆看书。下午的图书馆是安静的,听得见挂钟走动的声音。她能感觉康明不时扭头微笑地看她,然后再低头去看书,无声无息。从图书馆出来,天色已经晚了。她记得凛冽的风中康明用大衣裹着她,两人一起吃热腾腾的烧饼。那亦是幸福的。
内容来自读大学时止华就开始读张爱玲。校门口有一个小小两平方米的书店,那里是她夏日黄昏最爱流连的地方。就在那里,她发现了一套白底印有静静小花的张爱玲全集安静地躺在书屋的角落里。坐在小凳上打开书一页页地看,天渐渐地暗下来了。读大学时是没多少钱的,那时候一套书要二十几元,在现在根本不值一提,可那时对止华还是一笔大数目。连续几天,她都去书屋,老板是一个和善的中年女人,总是微笑。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那个周六,康明搭了车从城东赶过来,他们一起去书屋。康明买了绿豆冰,仔细拿着放到止华嘴里,她甜蜜地笑,头也没抬,低头看那本张爱玲。他们就那样无声无息地在小书屋里度过了一个温馨的周末。
内容来自没想到,第二个星期止华的生日到来时,这套素面朝天的张爱玲全集就放到了她手中。康明望着她浅笑,她却哭了,为了这套书,他吃了一个月的素菜。那时的爱情云淡风轻,像细丝绒的天空一样纯蓝。康明不在的日子,她躲进宿舍的小床,拉拢床帘,一遍遍地读《十八春》,那个苍凉的爱情年代就那样浓重地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云卷云舒。
清风文学网3快毕业了。那天,两人喝了一点儿酒,有点儿醉了,背靠背坐在校园的大草坪上看星星,没说什么话。因为临近毕业,草坪上还坐着三三两两醉酒的人,星星像泪滴。那一天,康明突然说:止华,我们去香港吧,一起去见罗大佑。那天,他们一夜未睡,在草坪上彻夜聊天。他们的时间已不太多。也许每个人都有预感,但却不能说出口。
清风文学网第二天黄昏,止华在广播台说了一大段毕业的离愁别绪,这全是她的心里话。可惜康明没机会听到。播放的曲子是罗大佑的《你的样子》。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那一天,很多女生哭了,而止华也静静地趴在桌子上哭了。罗大佑的时代安静地过去了。窗外是夏天的雨。
清风文学网6月,校园响起了骊歌,止华也面临着毕业前的选择,她是定向生,得回长春,而康明要去西部,天南海北。
因为那个年代的缓慢,一段感情也就成了遥不可及。是怎么分别的,止华记不清了。她记住的都是那些美丽的事。她记得临别时,她递给康明一封未发出的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醉笑陪君三千场,不诉离伤。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一晃10年了,当初的戏言没有成为现实。现在,整个世界都变了,要寻找一个人太容易,要开展一段爱情也太容易,不用写信不用思念不用等待,打电话、坐飞机很快见面。只是,好像一切都变得快捷了,却独独少了回味。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后来,止华一个人悄悄来到了香港。她早已成为一个清淡的女子。她没见到罗大佑,可她记得那一年《艺术人生》罗大佑的访谈,她听着他的话眼泪无端地落了下来。
香港的人好像都匆匆忙忙,谈恋爱的在大街上放肆地亲吻,现在一切都太快捷了,快乐唾手可得,而幸福遥不可及。她听到一个女孩打电话说:今晚七点在兰桂坊见。她知道兰桂坊,那是香港的酒吧一条街,时尚之地。现在还有等待和盼望吗?人们早已失去了耐心。
很多年过去了,止华的声音没变,她记得很久以前康明对她说的话:我要娶你的声音。而那个要娶她声音的男孩已去了国外,成了两个孩子的父亲。
10年了,世界变化有多快,那些缓慢的东西迅速被快捷所代替,缓慢的爱情成了奇迹。她一个人在香港的街头,呼啸而过的车流,她的心还是安静的。那些缓慢的爱情依然应该被缓慢地记起。那些爱情缓慢、寂静而姿态奢侈。
赞 (责任编辑:柒柒)

遇到一个师大的老同学: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教了二十多年书,有什么感想?我问她。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有,也没有。我教初一和初三,年年毕业班的学生对着我哭,我也陪他们哭。一转身,我又迎接新生入学。他们对着我笑,我也陪他们笑。在同一个学校里,甚至同一栋大楼里,我哭哭笑笑了二十多年,哭老了,也笑老了。可是,而今他们在哪里?
清风文学网想起我小学毕业时的情景,往事如在眼前。青青校树,萋萋庭草,欣沾化雨如膏唱着唱着,全班同学都哭了。大家红着眼睛送老师礼物,搂着彼此依依不舍地道别。每一幕,今天都还那么清晰,只是,他们都在哪里?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女儿也幼稚园毕业了。其实,她的毕业只是做样子,幼稚园跟小学在一块儿,连教室都连着,升人小学只不过换间教室,换个老师而已。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他的话让我脸红了,可是我并不服气,因为我明白:我是在创业,绝不是那种随遇而安地讨饭。那个夏天,太阳出奇的毒,我在烈日下被蒸得汗流浃背,可我在心里还不住地默默祈祷:老天爷你热些吧,再热些吧!让我的雪糕多卖一些吧!整整一个夏天,我在最热最渴时都舍不得动冰箱里的一根雪糕。卖雪糕的季节过去后,我点了一下钱,赚了1.6万元,除去电费、货款、生活费,我净赚了7000元钱。我很高兴,这是我有生以来赚到的第一笔钱,我请几个要好的同学吃了顿饭,把我成功的喜悦和他们一起分享。
几杯酒下肚,朋友都说我还挺能混的,会养活自己了。一个混字,让我听得十分刺耳。我告诉他们,我这不是混,是创业,他们报之以哂笑:偶尔卖卖冰棍也算创业呀?!我无语了,我知道毕业三日、人分九等的道理,这几个同学有的成了公务员,拿着旱涝保收的高薪;有的靠家里的关系正儿八经地做起了生意,买车买房。在他们眼里,我把这种摆季摊的工作称作创业,简直是个笑话这充其量也就只算是个小买卖!可是苍天作证,在那大汗淋漓的110天里,我每天都在认真地计算成本、控制支出、想方设法多卖雪糕,我是真心真意地把它当成一个事业来做的呀!
清风文学网后来我又干了许多别的事情,每做一件事,我都把全部的精力和希望投入其中,希望从此打开成功之门。虽然我做得很辛苦,内心也一直充满着对幸福生活的神圣憧憬,可我收获的,似乎总是别人的轻视和讽刺。也许是我的起点太低吧,那些小打小闹的投资和收益,在习惯于以百万、千万论事的都市人眼里,简直就是乡下人在城里挣工分。这也不能怪他们势利,那些小钱确实太微薄,微薄得和民工的血汗钱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只够维持吃饭睡觉。但我知道,那里的意义是不同的,而且我坚信,我是在创业,不仅仅是在城里找吃喝。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有一次,我上了一个创业者联盟网,其中有一个栏目,是介绍致富经验的。那天我正好从乡里收槐花卖到城市的酒店,一天赚了500元。这是我单日收益最高的一天,所以我一时高兴,在那里也发了个帖子,介绍了自己的这条创业方法。可没想到,在其后的12条跟帖留言中,有11条是骂我的。一个网友的留言很难听:创业网什么时候让菜贩子混进来了?卖槐花也叫创业连猪都笑了,强烈建议版主将此帖删除!还有个网友留言:500元也值得在这儿显摆?
内容来自说实话,看到那些留言后,我难过了很久,难道我的行为亵渎了创业二字吗?难道非要开公司、开宝马才是创业,才配享受人们的喝彩和掌声吗?在别人一次次的取笑声中,我开始迷失自己,开始分不清创业和混饭吃,到底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清风文学网好在短暂的迷茫之后,我继续着我的事业,很努力很投入地干着别人不以为然的事业。终于有一天,我得到了一个机会:买下一个工厂所有的煤渣。这是个既脏又累的活儿,一年做下来,只能赚个辛苦钱,前任的承包者就是觉得它不足以混饭吃,才放弃了它。可我把它接下了,很认真地去做,因为那时我突然想到,要是这个厂我做得下来,那么这个厂所属的集团里,就有20个厂的煤渣可以接过来。如果在一个地方年赚一万元只是混饭的辛苦钱,那么在20个地方都年赚一万元,就是一种很盈利的事业了。
内容来自几经周折,我的计划得以实现。我从一个厂的煤渣开始做起,渐渐地越做越大,现在我控制着上百家的煤渣处理权,年收入足以让起初看不起我的同学承认:这是一种事业了。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创业是创业,混饭吃是混饭吃,两种不同心态下的工作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很庆幸,把煤渣当成事业来做,并且真做成了事业。
清风文学网 赞 (责任编辑:柒柒)

1上大二的时候,止华才18岁吧。那时她爱穿白色长裙,不算漂亮却眉目清秀。她有很好的嗓音,每天晚餐时校广播台都由她送出点歌节目,歌曲都是她精心选择的。今天下着小雨,适合听这首《光阴的故事》,于是那首歌在止华轻缓的话语中缓缓放出。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吃饭时,康明就在食堂里静静地听止华的声音。那一天,是他的生日。他碰巧从城东的大学来止华的学校找同学,《光阴的故事》好像是为他唱的。止华在歌曲后面有大段的独白,这些话全是她自己写的,像一小束洁白的光。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不!女儿哭着喊,也换了同学。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他们分班了。妻解释,老师把原来要好的小朋友都拆散,分到不同班。有些小鬼气得不要上学了。
内容来自为什么呢?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老师说,一两个小孩子总腻在一起,会影响他们交新朋友,也会影响他们未来的人际关系。
内容来自多么奇怪的论调啊。不过再想想,西方社会本来就有这种追新的精神。职员业余进修,往往公司付学费;进修拿到文凭,可以要求加薪;加薪不满意,可以跳槽。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当我初到美国,不解地问公司主管: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人才,跳槽走了,不是太冤了吗?
清风文学网主管一笑:你怎么不想想,有人跳走,也有人跳来?跳来的那人也是前面公司栽培的。他把另一家公司的经验带给我,我的人也把我们的经验带给别家公司。这样交流,才有进步。
清风文学网记得我以前教过的班上,有两个女学生,好得不得了。总见她们一块儿进教室,一块儿去餐厅,一块儿坐在图书馆里。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一天,我发现她们分开了,连在教室里,都好像故意坐得很远。我心想,两个人必定是吵架了。
内容来自隔了多年,在街上遇到其中一个,聊起来,谈到另一位。
清风文学网哦!她笑笑,我们没吵架,是约好故意分开的。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为什么?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为了彼此好。两个人形影不离,男生还以为我们是同性恋,约一个,只怕另一个也会跟着,结果都交不到男朋友,这怎么得了?
清风文学网于是,她们分开走,分别谈了恋爱,结了婚。 内容来自你们还联络吗?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她居然摇摇头:都忙,找不到了。
清风文学网我最近倒是找到个以前的好朋友。
内容来自我们曾经一起上高中,一起逃学,一起感染肺病,一起到国外。
他去了中南美,潦倒过、风光过,有一回路过纽约,跟我谈他的艰苦,让我掉了泪。
清风文学网隔些时,接到他的信,说活着真好。打电话过去,已换号码。之后,我搬了家,从此断了音讯。
内容来自最近,终于找到他在迈阿密的电话。我拨通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好高兴,又好生气,劈头骂过去:好小子,为什么十年没你的消息?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能呼吸,真好!我们能又联络上,真是个缘。他的语气不像以前那么热烈,却有了一份特殊的祥和。
清风文学网缘早有了。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缘是断断续续、时时刻刻的。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我们又有了夜间的长谈,仿佛回到二十多年前,他坐在我的画桌前谈话的时光。我们谈到生死,谈到他新婚的妻子和信仰的先知,也谈到学生时代的许多朋友。
只是,他们都在哪里?我一笑。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相信大家还会有缘。他也一笑。
清风文学网我接到一个学生的信,谈到感情,满纸牢骚。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她说:人生就像拼图,拿着自己这一块,到处找失散的那些块,有时候以为拼成了,才发现还是缺一角。于是为那一角,又出去找,只怕今生今世都找不到。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我回信给她:早早找到,说不定就没意思了,人生本来就是个永远拼不成的图,让我们不断寻找。不断说对,不断说错;不断哭,不断笑;不断有缘,不断失去那个缘分。
清风文学网从小到大,我们唱了多少次骊歌?掉过多少次眼泪?又迎过多少新人?且把新人变旧人,旧人变别离。
清风文学网每次看见车祸,满地鲜血,一缕青烟,我就想,当他今天离开家,和家人说再见时,岂知那再见是如此的困难。于是,每次我们回到家,岂不就该感恩欢叹,那是又一次珍贵的相聚?
内容来自过来昨日疑前世,睡起今朝觉再生。古人这句话说得真是太好了。从大处看,一生一死是一生;从小处看,昨天何尝不是前世,今日何尝不是今生?
清风文学网人生就是用聚散的因缘堆砌而成的。这样来了,这样去了,如同花开花落,花总不断。没有人问,新花是不是旧花。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人生也是用爱的因缘堆砌而成的。我们幼稚园最爱的老师在哪里?他还在不在人世?我们小学最好的朋友在哪里?我们还记不记得彼此的名字?我们初恋的情人在哪里?为什么早已失去感觉?我们的家人在哪里?我今晚能不能与他们相聚?
内容来自何必问今生与来生,仅仅在今生就有多少前世与来生?就有多少定了的约,等我们履行?多少断了的缘,等我们重续?多少空白的心版,等我们用明天去写一个缘的故事?
多美啊,生生世世未了缘。 清风文学网 赞 (责任编辑:柒柒)

职高毕业后,我没能在城市里找到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又不想回到家乡继续养羊生孩子盖房的故事,于是我下定决心,自己创业。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一个城里的同学时,他就像听到一个幽默故事那样开心地笑了:创业?你的意思是混口饭吃是吗?
清风文学网我说是要创业,不只是为了吃饭。他问我准备创什么业。我告诉他,我姨在城里开了一家小商店,我准备在她商店门口借一个角落批发雪糕。冷饮厂可以免费提供冰柜,雪糕可以赊卖,我要付的,就是2000元的冰柜押金,然后就可以开业了。以每根雪糕平均一毛五分钱的利润计算,我一个夏季做得好的话,可以赚到1.5万元。同学听完了我的创业计划,露出了一副不屑的表情:这还不就是混饭吃吗?
清风文学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