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随笔

短篇小说,好书推荐

“方青岩,齐朔,都容不下你了。”

继苏芩、张小娴之后又一位女性温情派作家——雨桦最新心灵拯救手册。献给所有被爱与不被爱、感觉幸福与不幸福,却又为幸福前赴后继、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女人。

摘要:
让你不那么“勤奋”便可搞定工作的人生成长之书。怎样可以既确保理想的收入,又能以最少的精力完成工作?风靡世界的“懒人”运动引爆中国,马云、稻盛和夫、奥普拉、《时代》周刊、福布斯网热烈讨论……好书推荐网(w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人群里又是一阵骚动,场面变得很不稳定。从方晓的角度,正好看到那些拿枪的人的手指开始微微弯曲,

摘要:
继苏芩、张小娴之后又一位女性温情派作家——雨桦最新心灵拯救手册。献给所有被爱与不被爱、感觉幸福与不幸福,却又为幸福前赴后继、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女人。好书推荐网12月24日书讯:近日,雨

编辑推荐
1.《“懒人”统治世界》,让你不那么“勤奋”便可搞定工作的人生成长之书《“懒人”统治世界》这套课程,由世界级工作与人际关系导师、“懒人”运动发起者珍耶格尔博士,经过调查、研究,走访、问卷55000人而总结、撰写出来的,非常适合当下大学生、即将进入职场或已在职场中奋斗的年轻人。在当下快节奏的生活与工作中,怎样可以既确保理想的收入,又能以最少的精力完成工作?或许,珍耶格尔博士这本让你不那么“勤奋”便可搞定工作的人生成长之书《“懒人”统治世界》,能够帮上你的大忙!2.世界级工作与人际关系导师珍耶格尔博士顶级力作珍耶格尔博士,世界级工作与人际关系导师,“懒人”运动发起者,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圣约翰大学、新学院大学和康涅狄格大学教授,著名演讲家,广受全球年轻人欢迎。《“懒人”统治世界》为其顶级力作,在这部作品中,珍耶格尔以14天的课程与练习,让你在不知不觉间形成简洁、高效、不那么“勤奋”的做事方法,从而取得让人意外的良好效果。珍耶格尔的理念是: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如果你的人生全部用来工作,那你这辈子就算白活!以最少的精力出色地搞定工作,获得理想的收入,进而享受生命,是你人生最美好的状态。3.“懒人”运动风靡世界,引爆中国,全球知名人士和主流媒体热烈讨论中……宝马娱乐bm7777,珍耶格尔博士,已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人生教练。由于比较契合当下人们的生活状态,她的培训课程及“懒人”运动一经面世,便如一股飓风,席卷美国华盛顿、纽约、洛杉矶、芝加哥、休斯顿、费城、旧金山、波士顿、西雅图等50多个城市,并迅速走出国门,传递到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墨西哥、日本、韩国等30余个国家,《奥普拉脱口秀》、《早安美国》、《纽约时报》、《多伦多星报》、《时代》周刊和福布斯、《读卖新闻》、《东亚日报》、马云、稻盛和夫、雷军……热烈讨论。《“懒人”统治世界》,让你的生活从此改变;“懒人”运动,让你的人生从此闲适!

教室内一阵恐慌,方晓一愣,接着大喊:“快到墙角抱头蹲下!”短短几分钟,方晓就稳定了局面。场面安静了下来,只有几声啜泣声。

女人的幸福,终究要靠自己用智慧来把握。男人、家人、朋友,每一部分都不是你生活的全部。保持淡定的心态,真正做到自立、自强,宠辱不惊,努力把自己修炼成为一个明智练达、宠辱不惊的智慧女人——如此,幸福还会远吗?

让你不那么“勤奋”便可搞定工作的人生成长之书。怎样可以既确保理想的收入,又能以最少的精力完成工作?风靡世界的“懒人”运动引爆中国,马云、稻盛和夫、奥普拉、《时代》周刊、福布斯网热烈讨论……

这就是,政客。

专业点评

女人的幸福,终究要靠自己用智慧来把握。男人、家人、朋友,每一部分都不是你生活的全部。保持淡定的心态,真正做到自立、自强,宠辱不惊,努力把自己修炼成为一个明智练达、宠辱不惊的智慧女人——如此,幸福还会远吗?

章节试读

在这个世界上,有种神奇的现象:20%的精英,统治着80%的大众。这20%的精英,居于阶层金字塔顶部,80%的大众则位居金字塔基部。在公司同样如此,20%的精英,位居公司统治地位,驱动着80%的基层员工,为公司的目标努力工作;这20%的精英,又享受着公司80%的成果,他们拿着最丰厚的薪资,占据着最耀眼的岗位,过着最优裕的生活——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这,就是公司赤裸裸的真相。但,别急,无论是统治世界的20%少数派,还是统治公司的20%精英,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懒人”,他们都是高效的人,能以最少的时间、最少的精力完成工作,然后享受生活。通过多年研究,我发现了“懒人”们的秘密。这也是我在世界范围内发起“懒人”运动的源泉,旨在让更多的人,从“被工作奴役”变成“掌控工作”,从而为自己开拓更美好的前途与生活。“我没时间!”在大大小小的公司里,这句抱怨恐怕你已听过不下千百遍,可你真的没时间吗?无论是拥有数万名员工的大型企业,还是只有两三百人的小规模公司,亦或是只有一名创业者的初创企业,都不可避免地遇到效率提升问题。同时,随着公司业务的增长,公司管理者在控制人力成本的前提下,会要求现有员工在同样时间内完成更多的工作。并且,互联网使得每家企业都拥有了全球性运作能力,由于需要为不同时区的客户提供服务,所以工作时间在不断延长。此外,运用手机、电脑、电子邮件、传真机等,我们可以一天24小时、在世界任何地方不停地工作。因此,在当今这个一周工作5天、每天工作24小时的世界里,学会像“懒人”那样自我调节,就变得空前重要。所谓自我调节,就是指即便可以一天24小时不停地工作,但你还是应该决定自己要花多少时间来工作,因为工作毕竟不是生活的全部!举例来说,你的老板可能希望你在从上午8点到下午6点或7点这段时间内随叫随到,一直工作,而你则需要拒绝每晚或周末还要在家加班。当然,如果遇到特殊情况,必须加班,你还是需要配合的。再比如,如果你需要在指定时间内完成某项工作,只要情况允许,你便可以每天工作18个小时,你知道,终点就在眼前,所以这种工作状态只是暂时的;另一方面,如果你发现自己每天工作18个小时,而且天天如此,甚至连一周的年假都没休过,那么请你振作起来吧,我会为你提供帮助和建议,让你与这种累死人的时间模式说再见,并且还可以保证你的工作效率——这也是我发起风靡世界的“懒人”运动的根本目的。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平衡好工作与生活的关系,会让你的人生更有质量。而我所接触或调研的“懒人”们,正是这方面的高手。

“她聪明,小时候就会从我这里用一颗水果糖,换一个巧克力……可她对我说,想要一个平凡的人生,不想当和父亲一样的政客……”

好书推荐网12月24日书讯:近日,雨桦新书《每个人的幸福都有伤》由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雨桦,原名张黎艳。著名女性心灵抚慰类畅销书作家,女性心灵导师,文联签约作家,杂志主编。其散文擅长以浅白、温情的笔触温暖现代女性的心灵,文笔优美。著有《值不值得爱》、《既然不爱,就请借过》、《有了快感我不喊》、《男人不欠你幸福》、《为什么好男人也会出轨》等女性心灵励志类畅销作品。

专业点评

少做一点事,把这些事情做到极致,就是最好的策略。当你要做的事最少的时候,你才真正有更多的精力将它做好。——雷军

“方晓,哎!老师说又要写论文,烦死了!对了,你听说了没有,隔壁班的两个帅哥打起来了,竟然是因为那个校花。要我说,你要是参加,那个校花算什么?我们家方晓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树上又传来一道青涩的男音,“就是,我们家小颜子说的最对了!”沈孟学说着从树枝上一跃而下。

编辑推荐

宝马娱乐bm7777 1

方晓偷偷拿出了手机。

宝马娱乐bm7777 2

内容提要

当今的社会,节奏越来越快,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任务越来越多,钱越来越不够花,工作总也做不完,这种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而你的精力很有限,越来越难以应付这种局面……不过,没关系。《“懒人”统治世界》这本书,就是专为解决这个问题而生。世界级工作与人际关系导师,“懒人”运动发起者珍耶格尔博士的理念是: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如果你的人生全部用来工作,那你这辈子就算白活;以最少的精力出色地搞定工作,获得理想的收入,进而享受生命,是你人生最美好的状态。在《“懒人”统治世界》这本书中,珍耶格尔博士以14天简洁有效的课程,让你顺利掌握高效工作的秘密。人生是用来享受的,而不是用来让自己成为工作狂!

方晓捏了捏阮颜的脚裸,“轻一点,疼,疼!”“好像很严重,去医院看看吧!在西市倒是有一家专治跌打损伤的,可以去看看。”

内容提要

什么是幸福?为什么女人争取幸福的过程中可能会伤痕累累?为争取自己的幸福而受伤,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幸福,是指一个人的状态得到改进而产生喜悦、满足和感恩的心理感受。未必只有锦衣玉食的生活,才叫幸福。或许,你涉世未深,还需要历练。或许,你过于爱心泛滥,还缺乏对生活的理性平衡。或许,你用情太专,却流年不利,害没有遇到一个好男人。……其实,为争取幸福而受伤并不可怕。记得那句歌词“爱要越挫越勇”吗?请牢记,为幸福真心付出却伤痕累累后,你的心智会真正成长起来,当幸福再次来敲门时,显而易见,你将更为睿智、练达地把握住它。

好书推荐网12月25日书讯:近日,珍耶格尔《“懒人”统治世界》中文版由武汉出版社出版。
珍耶格尔,世界级工作与人际关系导师,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授,风靡全球的“懒人”运动发起者,出版有《创造性时间管理》、《高效人际关系》等畅销作品,版权售至全球30多个国家,《奥普拉脱口秀》、《早安美国》、《纽约时报》、《多伦多星报》、《时代》周刊和福布斯网站重磅报道。

“你还不死心吗?”方晓淡笑着。

章节试读

真要过起日子来,这千辛万苦得来的爱情,最后让柴米油盐的琐事给戳得千疮百孔。若客观条件不允许,有情人最好不终成眷属,是最好的结局,还可以留给对方最好的怀念和祝福。硬要成为眷属也不是不可能,那得做好婚后吵得面红耳赤的准备。有多少已成眷属的人,最后不堪鸡毛蒜皮琐事的烦恼而不得不劳燕分飞?我的一个好朋友,出身胡同中的普通人家,她嫁的男人是高官之子。婚后,丈夫对她还好,就是婆婆总嫌她拿不上台面,挑三拣四,她很努力地适应婆婆,还是没有获得她的认可,最终,婚姻还是没有能够坚持下去,孩子4岁时他们离婚了,门不当户不对,她说太累了。虽然失去了豪门生活,但她的身心却获得了从没有过的自由和幸福。所以说,只有情是不够的,还需要客观条件的匹配。现实中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自己无房、无车,丈母娘极力反对,怕女儿跟一个穷小子此生翻不了身。婆婆不是嫌儿媳妇不贤惠、不柔情,就是觉得她不配自己的儿子。很多时候,两个人的感情拗不过现实的压力。很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最爱的人与别人终成眷属。有些男女之间本来没什么感觉,但彼此的现实条件都非常好,门当户对,只好慢慢培养感情。最后,权衡利弊,只有在一起了。最后过起日子来也相当幸福,不亚于当初那些只为爱情相守的人。时光倒回几百年以前的大明王朝,最羡煞人的是一个叫寇白门的妓女,她在秦淮河畔生得妩媚多情,学得一手棋琴书画。算得上是有品位的妓女了,加之青春年少,那个喜人呀。身边的男人络绎不绝,都对她宠爱有加。有钱有权的国公爷朱国弼把她当成宝贝。崇祯十五年,南京城,在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五千名甲士从武定桥排到国公府的门口,个个手执大红纱灯,照亮了那晚的夜空。这么壮观排场干啥呀?登基?不是,是朱国弼迎娶寇白门!这样豪华的场面不亚于皇帝大婚。17岁的妓女寇白门那天成了朱国弼幸福的新娘。婚后她跟男人去了北京城,过她的姨太太生活。只是这幸福没维持多久,二年后,李自成杀进北京城了,崇祯皇帝自知死路一条,只好偷偷跑到景山上吊自杀。时局突变,令人措手不及。朱国弼钱财尽失,惯了富有的生活,一时也难以适应这种穷日子,就想把寇白门卖掉换钱。寇白门得知后非常伤心,但她冷静地对朱说,与其卖人得几个小钱,不如让她去筹钱。朱相信了,寇白门独自回了南京,从此音信全无。说真的,看到寇与朱的结局,让人心里一片悲伤。我不知道,朱国弼到底有没有爱过寇白门?如果没有爱过,为何又要花那么多钱,搞那么大的排场迎娶她?如果爱过,为何在生活突变时,又要把心爱的女人卖掉?那样波澜壮阔的爱情都经不住穷困的考验,寇白门只有以这样的方式离开,看似无情,却也没有其他选择。那些彼此给过的锦瑟年华和良辰美景瞬间成了南柯一梦。所以我想,年轻的寇白门,曾经庆幸自己遇到一个对的人,遇到一生的幸福。在后来,她独自行走在春光融融的午后,想起与朱国弼的往事时,都会无限怀念、无限悲伤吧。就像仓央嘉措和达娃卓玛,他们发誓此生只为彼此的爱活着。仓央嘉措为了达娃卓玛,甚至不要尊贵的活佛地位,那样的爱曾让他醉生梦死,曾让他忘了世界的存在。到头来,他们仍然离散天涯。如果说,仓央嘉措是身不由己,朱国弼却是践踏了寇白门的爱。因为仓央嘉措根本没有能力保护美丽的姑娘达娃卓玛,那是政治时局所决定的,甚至他自己也无法保护自己。他不想放弃,但是,他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已经爱到山穷水尽,无路可走。生活有时会跟我们开下一个天大的玩笑:最终牵手的人,不一定是那个在花前月下一起享受过良辰美景,共同许下山盟海誓的人。

左齐倒是鼓起了掌,“你说的不错,那有如何,只要我拿下A国,他们能奈我何!”

阳光暖洋洋的散在林荫小道上,几缕阳光透过枝叶,化作了嬉戏的光斑。午后,林荫道上,美好、安详。微风带着方晓的思绪,渐行渐远,

十多分钟后,一个身穿黑色休闲装的男子走了进来,扫了眼蹲在墙角的学生,倒是有几分诧异。拉出一椅子,优雅的坐上去,“你们的代表呢?我的时间可是有限的!”方晓轻声安慰了啜泣的女孩,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前面。

“啊!”阮颜大叫了一声,方晓连忙跑了上去,沈孟学正扶着阮颜,“怎么了?”方晓蹲下仔细看了看阮颜的脚。“崴了!’阮颜动了动脚,倒斯了一声。沈孟学皱着眉头,“叫你小心点,不听,现在好了吧!”

方晓,赢了了吗?谁知道呢?

左齐输了,他带领的利爪部队消失了。

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我至今都不知道,却也不想知道。

“她说,回家的时候要我尝尝她的手艺……”

方晓倒下了,但她的意识还没有消散。

“是吗?”目光扫向人群,没有一个人吱声。“若没有,那么你只好去死了!”黑黝黝的枪口紧贴在方晓的额头上。

男子不怒反笑,“那你以为我就没有什么后手?”

话音未落,几声枪响,整齐的脚步声响起,来了十几个手持枪械的男人,站定在窗户和门口,枪口对着里面的学生。

上课铃声按时响起,进来的是四十多岁的数学老师,戴着一副眼镜,一丝不苟的样子。点名之后,便是漫长枯燥的学术演讲……

“你要去那里!快放我下来!”阮颜大嚷着。“方晓,麻烦你帮我们点一下名。”“没问题。”方晓淡笑着看着争执不休的俩个人离开。

方晓闭上眼,回想了那些人的面孔,“你吓到到他们了。也许我正好认识他,你想不想听呢?”

“因为你不是个政客。”

“方晓!”人群中,响起许多惊呼。

方晓更加压抑的时候,是在第二节课上课前。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传出来的却不是上课铃。广播里传来的是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亲爱的男孩女孩们,你们的老师出了些事,看来要我给你们上课了!”

女孩听着,她说,父亲,我终究是一个政客……

“带头的是谁?”

她想着……

“你真当齐朔不知?他想要的是一个下属,有野心也好,无野心也罢,但绝不能有反骨。如今,你已是走上了绝路,便是由了方青岩的儿子做人质,你也不可能活着踏出A国的土地。方青岩只有一个孩子,他是个父亲,但是他是一个执权者,为了政权,民心,他要的不过一个成功反恐的政绩。哪怕是眼看着他的孩子死在他的面前。他是第一执权者,他清楚的知道他的眼皮子底下有多少人望着他的位置。他老了,输不起!”

——方晓

父亲,我终究是一个政客……我看到左齐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如何保全父亲你啊……

方晓眯了一下眼,“齐朔要做的便是更好的坐牢自己的位子,而你作为他最大的威胁,很快就会消失在这次A国的反恐行动中。他老了,你还年轻,他等不到你老了犯糊涂的时候,这便是最好的机会。方青岩和齐朔斗了一辈子,却终是没有扳倒对方,因为他们太像了,一个完美的政客。齐朔准许你出兵不是因为对权利的执念,而是他知道方青岩不会因为一个亲身骨肉而放弃了挣了半辈子才做到的位子,他猜到你一定会输,粉身碎骨。”

“看来,你的人品不错!”男子笑着,“那么,”枪口扫过蹲着的人群,最后停在了方晓身上,“方青岩的儿子请你站出来吧!”

直至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角,她才看看天,轻呼了一口气,不知怎的,她有一种很不祥的感觉,很压抑。转身走向教学楼。

方青岩,齐朔其实都输了,输给了岁月。他们穷尽一生坐上的位置,却只是一眼浮华。的确,他们都老了。

方晓笑了,“作为Q国的第二执权者,左齐,只要你一踏上A国这片土地,就别想逃过别人的眼。”男子站了起来,豹子一样的目光,紧盯着方晓,就像盯着猎物。方晓毫不在意,看着那些持枪的人,“这是惨败而归的利爪部队吧!作为一个军事家,你做得对,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可是你不是一个政治家。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年轻气少,锋芒毕露,最重要的一点,你露出了你的野心。”

之后,方青岩就让人拉他下去,一个人抱着一直拿在手上的相册哭。在走的时候,他才明白原来他一开始就错了。因为他总算看见了相册上的人,他见过,一个笑得很好看的女孩……

“你的野心真不小。方青岩作为A国的第一执权者,开国元首之一,他的儿子在这里当真没有一点保护?”方晓嗤笑。

阮颜直接拿着书,追了过去,“谁是你家的!沈孟学给我把话说清楚!”沈孟学一脸惊恐,大喊着:“小颜子,你该不会打算谋杀亲夫吧!啊!这可不行,让小颜子你守活寡,可是要遭天谴的!”两人打着闹着,方晓在后边笑着。

“怎么了?”一道清越的嗓音从方晓的唇流淌而出,仍是笑着似乎没有什么能使她悲伤。

“你以为,齐朔当真会接应你?你以为你当真能全身而退?”

尉迟泠带领的部队一下子被突破了防线。耳边是各种混乱的声音,一个女孩看见了血泊中的方晓,连忙跑过去扶她。方晓微睁眼,是那个在她怀里啜泣的女孩,动了动唇。

“哦?那你只好期望你的话能够让你活下来了!”

“我的孩子二十多了,这么多年一直这么乖,昨天我们聊了两个小时,她说学校很好,有几个朋友……我就一个孩子……那学校也是她自己考上去的,我这个父亲怎么这么……”

左齐没有死,被捕了。几天后,他见到了方青岩,A国的第一掌权人,方青岩不过六十出头,他见到的却是一个苍老的老者。他看不见方青岩手掌大权的意气风发,有的只是憔悴。

“还不是你,欠揍!”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凭我的能力怎么会死在这里!都是方青岩,齐朔干的!我不甘心!”左齐的双目泛红,咆哮着。

左齐的脸色越来越差,这时,一名中尉跑进来,“将军,A国部队已经包围了整个学校。”

政客,用最少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不是吧,还得坐地铁,太麻烦了!”阮颜皱皱眉。沈孟学弯下腰,“上来!”看阮颜还在疑惑,一把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背上。

左齐知道自己的下场,可整整一个下午,他就听着这老人讲他孩子的故事。

她想着,一定要父亲尝尝她的手艺,炮制的绿茶和自制小甜点。

“爸爸,什么是政治?”一个短发的小女孩仰头,问牵着她的父亲。“等你到了我这个位子就知道了。”

“守住!调动一切人马给我守住!”左齐拿枪抵着方晓,“快说!方青岩的儿子在哪里!”

树林阴下,一个少女怀里抱着一摞书,脸上带着浅笑,乌黑的眸子似乎包含着万斗星辰,深邃迷人。

“我问几个问题就走。”男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示意方晓,过来和他一样坐下。

A国的第一掌权者也退居二线,尉迟泠凭借自己成功反恐的政绩成功上位。这是他想不到的,因为他把他在方晓身边的手机交给了方青岩,即便他知道那里有一段录音,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次恐怖袭击的主谋是Q国的第二掌权者左齐。可那个意气风发的第一执权者终是不见了,方青岩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我老了。

其实方晓说错了一点,对方青岩来说,在他的后半辈子里,他想要的不过儿女承欢膝下。

“尉迟泠。”

几天后,Q国的第二掌权者的位置空了下来,人们看到左齐死于意外车祸的时候也只是唏嘘几声,没有人把左齐和A国最大的一次恐怖袭击事件挂钩。但还有一帮人,他们知晓。但没有人想在这时候去争那个位置,他们都明白,这左齐不过是一只鸡,杀来给他们这帮猴看。

方晓一愣,“我们这里没有方青岩的儿子,你找错地方了!”

Q国的四合院里,一位老者翻看着相册,叹了口气:“我们都老了。”他和方青岩拼搏了一辈子,也斗了一辈子,得到的却是一个老人的寂寞,终是失了对权利的欲望。

摘要:
爸爸,什么是政治?一个短发的小女孩仰头,问牵着她的父亲。等你到了我这个位子就知道了。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我至今都不知道,却也不想知道。方晓树林阴下,一个少女怀里抱着一摞书,脸上带着浅笑,乌黑的眸子

“碰”左齐开枪了,子弹穿透了方晓的胸口。

“方晓,等等我!”一个气喘吁吁的少女追上来。

她想着,几年后一定要去参加沈孟学和阮颜的婚礼,看着他们一起走上红地毯。

待方晓坐定,黑衣男子拿出了一把手枪,黑黝黝的枪口对着方晓。

可惜她做不到了……

她想着,等到明年她毕业了就去开一家咖啡馆,。一杯茶,一本书,一个下午。

方晓费了好大力气才睁开眼,看着这蔚蓝的天,温暖的午后阳光,多美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