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随笔

有一种痛叫爱,短篇小说

在大二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注册了X,这是一个各个高校学生交友的网站,而且几乎都是以真名注册的。当我看到X网页上的说明后,心跳得东东的响,我好激动,因为,我觉得马上就可以见到魏依了。啪啪,啪啪啪,我快速的敲打着键盘,输入魏依两个字进行搜索。但是,白忙活了,因为有照片和无照片的人都和我心中的爱人一点都对不上,此时,我又伤心了起来。尽管这次我没有搜索到魏依,但我并没有绝望,我在想,也许魏依留级了,还没考上大学;也许魏依刚进入大学,还没有来得及注册X;或许,魏依还不知道有X这样的网站。我在安慰着自己,我在期盼着奇迹的出现。接下来日子,只要有空,我会天天在X网站上搜索着魏依。每个晚上在睡觉之前,我会双手合掌,放在胸前,嘴里呱啦呱啦的默念了一些梵语,希望以时空为管道,以空气为介质,把我思念魏依的一切带给她,让彼此的“心灵感应”出现奇迹,我希望在远方的魏依能感应到她曾心爱的人在呼唤。

“不能这么说。同名同姓的人多的是。他又没说他是王书记的弟弟,只不过我们认为他是王书记的弟弟。怎能说他冒充市委书记的弟弟呢?”

有时候看似平静的生活,往往暗藏着无人能猜想的波涛汹涌。当如血的夕阳完全陷入到西方的山坳中时,黑夜悄悄的拉开了它的帷幕。而也就是在这时,死神的脚步也逼近了羽萱的奶奶,而羽萱和她的家人们浑然不知。大约晚上6点半左右左右,羽萱的奶奶出现了异常现象,首先发现的是羽萱的姑姑,于是马上叫来羽萱的父母,几个人将老人的寿衣穿好,所有大人都知道老人的大限将至,而年少的羽萱却不知道,她哭着对周围的大人说:“快救救奶奶,快救救奶奶!”可是所有的人只是默默的流泪,而羽萱奶奶在弥留之际给每个人都留了几句话,算是遗言吧。而到羽萱这里时,她将所有的人都支开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羽萱的父母面面相觑,一脸茫然。羽萱趴在奶奶身上不停的抽泣,一个劲的说“奶奶会好起来,奶奶一定会好起来的”,泪水顺着羽萱的脸颊流了下来,滴落在奶奶的被子上,她奶奶叮嘱了她许多事,学习生活上的都有……,当叮嘱完一切后,便与世长辞了,而整个诸葛家陷入了一阵痛哭之中,而羽萱酷的也异常伤心,她始终不能相信这是个事实,她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真的,现在她有一种感觉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哭得眼睛肿了,嗓子哑了,这都是外在的,而真正的是她的心都碎了,也许这是羽萱十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心痛的感觉吧。那段时间整个诸葛家笼罩着一层看不见但是真正存在的阴霾。

9《误会》

“主任,你…这么好的企业我们不要了?”

摘要:
夕阳,如血一样,洒在这片土地上,秋日的落叶已将这条林荫小路覆盖,这条路羽萱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她熟悉这条路上的一花一草,一草一木。诸葛羽萱像是一个快乐的小鸟一样,每天放学在这里经过,唱着新学的歌曲,给

在那个街角的路灯下,我们静静的、紧紧的拥抱着,感受着爱情所给我们带来的甜蜜,享受着爱情中的另一种幸福。

宝马娱乐bm7777,“市委王书记的弟弟,王为民。”

一切看似如水,人生的茶几上摆满了“杯具”和“洗具”。然而不幸往往就是悄然而至的,这一天体育课刚刚下课,同学们都准备回寝室,可就在这时诸葛羽萱突然晕倒,吓得她周边的同学马上打了120,随着120急促的鸣笛声,诸葛羽萱被推到了急诊室进行抢救,终于,她被抢救过来了,但是这时医生却一脸凝重,走到门外问她的同学有谁知道他父母的电话,有个同学拿出了羽萱的手机拨通了他父母的电话,医生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她的同学也没有听清楚,就在当天晚上,诸葛羽萱的父母风尘仆仆的赶来了,看起来两个人哭过了,当来到医院,见到医生两个人情绪很激动,大声的说“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原来医院初步诊断,诸葛羽萱得的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也就是俗称的“白血病”,这对于诸葛家简直是晴天霹雳一样,女儿正值花季,怎么可能会得这种病,他们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有时候一些事就是这样,在别人身上时,无关痛痒,但是在自己身上发生那就是天崩地裂了,可是事实永远是事实。诸葛夫妇不相信,带着女儿连夜去了省会的大医院,希望是c市医院医生误诊吧,可是来到这里经过专家连夜会诊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诸葛夫妇觉得自己的世界突然黑暗了一样。他们向医生询问治疗方法,医生告诉他们需要造血干细胞移植,但是机会也不是很大,最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姊妹,因为这个孩子得病拖得太久了。原来两年前,也就是在诸葛羽萱高三时,就是这个病的前兆,只是当时在当地当成别的病治疗了,而她当时所吃的药恰好抑制住了这个白血病的病魔,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在停药一年后,诸葛羽萱就犯病了。

原来,魏依也考上了大学,只是我们没有在同一间大学念书,也不是在同一个城市生活。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一路走来,我们爱得很辛苦,爱得也甜蜜!我们每天都要发短信和打电话聊天,大多都是扯淡的语言,什么一个人睡起不舒服啊,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啊,新买的鞋不合脚啊,今天又吃了火锅啊,喜欢某某明星啊,什么电影很搞笑啊等等,但仔细想起来,还是蛮有味道的。如果哪一个晚上要是没有了她的短信或者电话,我是见不到“周老伯”的,整个晚上都会在床上翻来滚去直到筋疲力尽,弄得下铺的兄弟很窝火,却哑巴吃黄连说不出口。热恋中的人啊,即使听不到对方的甜言蜜语,看不到彼此的容颜,能在手机上看到亲爱的晚安这几个字,就能抱着手机美美的睡上一觉,那种彼此幸福的滋味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爱的甜蜜就这么简单,不需要太多的装饰!

“主任,我联系了时常跟着王书记做采访的记者,他跟王书记的弟弟王为民也很熟,说他昨天还和王为民一起吃饭哩。”

既然捐献造血干细胞,当然得是最亲近的亲属了,于是诸葛夫妇首当其冲的就去进行配型了,然后又给家里的几个近亲打了电话,后来陆陆续续的进行配型,就连她的弟弟诸葛羽骞都配型失败了,结果都是因为一点点差异而不能实行。全家又陷入了空前的迷茫中。而在这时,诸葛羽萱也醒了,她知道了自己得了什么病,而且她也知道治这个病需要花很多多钱,于是他就劝诸葛夫妇放弃吧,可是诸葛夫妇死活不同意,说是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孩子得病。而在这时羽萱也透漏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她奶奶临终前告诉她的,她原来不是诸葛家的亲孙女,当年诸葛老夫人的一个远方侄女长期遭到家庭暴力,后来终于怀孕了,婆家对她转变了态度,原因是她婆婆找人算命说是个男孩,在农村,重男轻女的现象是普遍,但是当临盆时是由诸葛老夫人接生的,而恰好那天他侄女的婆婆以及他侄女的家人都不在家,当诸葛老夫人告诉他侄女生了个女孩时,她侄女失声痛哭,几经晕死过去。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而还有半个月才生的诸葛夫人也在这一天生产了,生了一个男孩,恰好诸葛老夫人的儿子和丈夫出去买东西,就这样诸葛老夫人出于同情,同时她的侄女也苦苦的哀求,诸葛老夫人动了恻隐之心,就将自己的孙子换给了他的侄女,她的侄女很感激她,向她保证会好好的照顾这个孩子给她最好的生活。而诸葛老夫人的儿媳因为过度劳累睡着了,不知道自己当时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当她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诸葛羽萱。说到这里,诸葛羽萱哭了,她说奶奶临终时告诉她是因为如果有一天将这个事带到棺材里,我就永远见不到我的亲生父母了,而且我也在奶奶面前发过誓了,我不会说出去的。我永远是诸葛家的子孙,即是见到我的亲生父母,我也不相认,除非有一天我的亲生父母要我认祖归宗。羽萱又说:“这个是不可能的了,他们不可能会认我的,奶奶说自从这件事之后,他们就搬到了南方去了,几乎断了联系了,如果不是今天我得了这个病,恐怕我这辈字也不会说的。”说完,羽萱苦笑了一下。

只要我到魏依学校去看她(她生日或者是放长假),她都会叫M出来一起吃饭,当然还有她的另外一些好朋友。魏依和M在大学里相识,他们是同班同学,由于常坐在一起上课,相处的时间就自然多了,一段时间后,魏依和M便成了很好的朋友。M虽然知道我和魏依的关系,但M仍然对她很特别,不管做什么都帮着她、让着她。一次酒桌上,我和M彼此了解了不少,最后以兄弟相称。我对M说,兄弟,感谢你对魏依的照顾,谢谢!来,干杯!M笑着说道,没关系啦,祝福你们白头偕老。魏依和M走得很近,我没有把很糟糕的想法往心里去,因为,为了自己最爱的人,我要给她自由的空间,不能太自私,什么都不让她去做,只要是正常交往,她过得开心,我就开心。我深信自己的爱人,在魏依的心中,我才是她的最爱,我才是她的所有。我深信,M不可能是第三者。不过,每次看到魏依和M无话不说,走得很近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点想法的。所以,在一次晚饭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对魏依说,M对你挺好的哈。魏依生气地说,怎么了嘛!你是吃醋还是不信任我啊!要不,你天天陪在我身边,看着我好了。我苦笑着说,我的老婆大人,我当然相信你啊,只不过,作为我是你男朋友,看到你跟M走得那么近,我心里头有点怪怪的,所以,就这样说了啊!魏依调皮地笑了,用右手捏着我的脸说道,你呀,真是心眼多,不过呢,我心里蛮幸福的,证明你时刻都在关心我呢!但是,要是有一天,你把我甩了,嘿嘿,我还是会考虑他的哟!然后,她紧紧的抱住我,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前。我傻傻的笑了,用手抚摸着她那光泽而柔滑的长发说道,亲爱的,我怎么会离开你呢,你是我心中的一颗种子,早已经生根发芽,我会用血液滋养,直到枯竭。这辈子,你就是我的全部。魏依听了我的话,很是感动,主动吻住了我的唇,是那么的温暖,好一会才离开。然后,她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我,激动地说,宝贝,你永远是我的。

吃过中饭,高主任又把孙主任叫到他的办公室。

而欧阳允明终究还是发现了这个秘密,因为诸葛羽萱生母得钱是在一个朋友那借的,而恰好那天他朋友来要钱,好奇的欧阳允明问出了这钱的去处,非常的生气,因为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就在他知道后,去了女儿葬礼的现场,他痛恨自己是最后知道的,他也恨妻子的无情与冷漠,在参加完葬礼后,回去便与她离婚了,而至于欧阳玉杰,则成了欧阳家和诸葛家共同的儿子,因为欧阳玉杰也成人了,他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了,所以最后他向法院宣布自己是两个家庭的孩子。

8《特殊朋友》

“主任,我问过了,王书记的弟弟确实叫王为民。”

世间的一切都抵挡不住时间的脚步,转眼间十年过去了。诸葛羽萱已经长大了,这十年里诸葛羽萱变得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敏感,更加懂事,有时候她的懂事,她的乖巧让人看了都心疼,可是上帝偏偏就造就了这么一个孩子。她处处的体谅她的父母,羽萱也很努力的学习,尽管有时候成绩不理想,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她曾经立志当一名医生,但是当羽萱的奶奶去世之后,她就决定不当医生了,因为她害怕生离死别,所以她就想当一名教师也好吧,但是命运总是捉弄人的,当在羽萱高三的时候,羽萱突然生病了,病的还挺严重,以致羽萱在高三的后半年忙于治疗,而学习上则耽搁不少,但是羽萱依然没有放弃,最后在高考时考的还可以吧,虽然与她朝思暮想的二本失之交臂,但是也去了一个很不错的专科,在c市,c市是一个安静的小城,景色不错,在那里她过得很好。

7《奇特的重逢》

高主任热情地说,“听说王老板在我们区里办公司,落户到我们街道,我们是求之不得。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企业搞好服务,包你满意。”

人生其实就是这样,短暂而又波折,愿世人能参透。

这一天终于来临,我们相遇了,在X网站上。这是一个校园网。

“行,不过要抓紧。我打算月底之前把公司办好。”王为民说着,就起身告辞。

这一天也不例外,一切都如以往的日子一样,不变的夕阳,熟悉的小路,参天的大树,落叶的缤纷。诸葛羽萱飞快的往家里跑,因为他想早点见到奶奶,原本这条路上应该是两个人的身影,可是如今只剩下一个身影了,那么那个身影就是诸葛羽萱奶奶。诸葛羽萱的奶奶病了,而且很严重的样子,她不知道奶奶得了什么病,只是偷偷的看到过爸爸偷偷的抹过眼泪,妈妈也时常眼里常含泪水,家里失去了往日的欢乐,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快要窒息的空气。当羽萱气喘吁吁的回到家,来不及歇息就跑到奶奶床前,伏在奶奶的耳边,轻轻的告诉奶奶她回来了,今天好些了吗?而老人家今天的精神头看起来不错,看到疼爱的孙女回来,笑着回答了羽萱。羽萱这才放下书包,喘口气。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和魏依之间也有了一些小矛盾……

李科长神秘兮兮地说,“这家公司以后生意肯定做大,交税也不会少。”

夕阳,如血一样,洒在这片土地上,秋日的落叶已将这条林荫小路覆盖,这条路羽萱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她熟悉这条路上的一花一草,一草一木。诸葛羽萱像是一个快乐的小鸟一样,每天放学在这里经过,唱着新学的歌曲,给这片寂静的土地增添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

摘要:
7《奇特的重逢》这一天终于来临,我们相遇了,在X网站上。这是一个校园网。在大二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注册了X,这是一个各个高校学生交友的网站,而且几乎都是以真名注册的。当我看到X网页上的说明后,心跳得东东的

“不了,我还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听完这些,诸葛夫妇都傻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乖巧的女儿居然不是自己的亲骨肉,诸葛夫妇不知是怪母亲当年无知还是该怪命运的捉弄,同时他们也心疼女儿这么小的年纪就背负这么多,而如今有这种情况。诸葛夫妇决定联系多年未见的表姐,把情况说明白,希望得到表姐的援助,可是当电话打通后,对方的冰冷让诸葛夫妇不寒而栗,最后她表姐决定打点钱过来有时间回来看看,并且叮嘱诸葛夫妇不要告诉她的丈夫欧阳允明,更不要打她儿子欧阳玉杰的主意。几天后,诸葛羽萱的生母回来了,当诸葛夫妇提出让他们捐献干细胞时,被他表姐一口回绝了,坚决不同意,并且连看羽萱一眼都没有,只是留下了三万元钱就走了。

一段时间过去了,经过各种途径找魏依仍无果,我有些茫然了,也很失落。一天下午下课回到寝室,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同样上了X网站。在X网站的页面上有了一个加好友的新信息,我快速的打开,此时,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加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心上人,魏依。真想不到,是魏依先从这个网站找到了我。我想到的,也是魏依所想的。为什么是魏依先找到我呢,这还得提一下。因为当初注册的时候,我们都没有用自己的真实名字,而是用了网名,也算是对个人隐私的一种保护吧。我用的是“习惯”,然而魏依用的则是“威力”,所以,就算是把键盘敲难了,也不会有结果的。可是,为什么魏依通过X网站还能找得到我呢?我用逆向思维思考为什么不能搜索到魏依,经过一系列的筛选,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原来自己当初注册的时候,不是用的真名,或许魏依也不是。我急忙修改了自己的网名,写上了自己的真实名字,真想不到,魏依把我给找出来了。但魏依却一直都没想到自己注册网名出现的错误。后来聊到这个事情,我得意地对她说,俺的IQ高吧。魏依轻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切!”,你这幅德行还智商高,你怎么不去证明一加一等于三呢。嘿嘿,嘿嘿嘿……我不作声,只是一阵憨笑。我用手一会指她,一会指自己,再用手摸摸自己的肚子。其实我在给她信号,咱俩加起来,再让你怀上一个宝宝不就证明了嘛。魏依看到我怪异的表情,她微微皱眉,脸上写满问号。过一会,她笑着对我说,你真是个憨憨。终于,我们又可以牵上彼此的手,我们又可以相互拥抱,我们又可以相互亲吻,好温暖。我们彼此都觉得很幸运,得到了老天的眷顾。我们也把这一天定做是以后结婚的纪念日。或许这正应验了那句“天不负有心人”,或者“缘分天注定”。我们又开始彼此理解,彼此来往,彼此相爱。当然,我们大多数时间是打电话、发短信把两颗心紧紧的贴在一起,有时候,还通过网络特殊功能写写肉麻的私信。

“肯定不是。”

人世间最宝贵的就是亲情,而最脆弱的也是亲情。可是面对此情此景,让多少人寒心,羽萱想过好多次见到生母该和她说些什么,好多种的场景,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结局。羽萱趴在床上大哭一场,她不知道该不改恨这个把她带到世界上的女人,她只是觉得真的累了,她的心再一次的碎了,是不可复原的碎了。后来羽萱擦干眼泪,对诸葛夫妇说要回家,不再这里浪费时间了,但是诸葛夫妇不同意,最后在医院里又住了半个月,诸葛羽萱便离开了人世,带着遗憾离开的,但是也是怀着感恩离开的,她感谢诸葛夫妇养育了她,感谢这么多年给了她所想要的一切。当出殡的那天,来了很多人,亲戚们,羽萱的同学们,老师们,都为这个年轻的生命的逝去感到惋惜。

李科长连连称是。

“高主任,有个好项目,是税务局同志介绍的。如果我们引进这个项目,全年招商引资的指标都完成了。”李科长兴冲冲地说。

“好啊。你去办吧。有什么为难的事,你跟我说一下,我出面协调。”

“好,好。你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们一定做好服务。”

市里领导的亲戚办的企业落户到他的街道,应该说是件大好事。如果能为王为民搞好服务,进而和王为民搞好关系,这样,高主任就可能攀上市领导了。可是,这也是件棘手的事,如果王为民对街道的服务工作有意见,有想法,岂不得罪了他。得罪了他,实际上就得罪了王书记。这可不是件小事。搞得不好,高主任的仕途就此了结了。真是个烫手的粥盆,扔了心痛,不扔手痛。

“听说王书记的弟弟在做生意?”

“你去问问你报社的朋友,王书记的弟弟在我们区里有没有办公司。”

刊于2012年09月25日新华网副刊

孙主任想了想,说道,“我在报社有几个朋友,他们的消息很灵通。我向他们打听打听。”

“何以见得?”

“贸易公司。”

“企业是肯定要的。再说是税务局同志介绍的,我们也得给税务局同志面子嘛。我在想,对这样的企业,我们的服务应该怎么做。”

贸易公司比比皆是,有何大惊小怪的。高主任心想。

“这么说来,那人是冒充市委王书记的弟弟来骗我们?”

高主任脸露尴尬之色。

摘要:
高主任刚进门,泡上一杯茶,就有人匆匆走进他的办公室。来的是街道经济发展科的李科长。高主任,有个好项目,是税务局同志介绍的。如果我们引进这个项目,全年招商引资的指标都完成了。李科长兴冲冲地说。什么项目

“我和那位记者讲起这事后,他就和王为民联系了。他对王为民说,听说你在J区办个公司。王为民摸不着头脑,我没去J区办公司啊。那个记者告诉王为民,区里同志说,有个王为民在那里注册一家公司,今天上午还去过街道,我以为是你哩,所以来问问。王为民说,什么街道不街道的,没有的事。”

这时,办公室孙主任进来了。李科长见孙主任有事向高主任汇报,便退出了高主任的办公室。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把资料交给我们,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事办妥。”

“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是五百万元。我统计过了,把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算上,我们全年的任务就完成了。”

“我还是不放心。”

“我是王为民。”

“还有个事,街道也帮我张罗一下。”

“你知道这家公司的老总是谁?”

“老孙,市委王书记的弟弟的名字是王为民吗?”

“什么项目?”高主任淡淡地问。

高主任连连点头。

王为民却说,“对我来说,五十万元钱是个小数目。我向朋友开口,别说这么点钱,就是再多的钱,不出一天,就能搞定。只不过我不想为这么点钱向朋友开口,落下个人情。”

2012-2于宁波

“谁?”

“小李啊,王为民的企业我们不要了。你把资料退还给他。”

“刚才王为民来过,说他开公司的注册资金还少五十万元,要我们街道先帮他垫上。我想,市委书记的弟弟,生意做得这么大,五十万元钱还不是随便搞定,无论如何也不会向我们开口啊。我想了解一下,这个王为民,是不是真的是市委书记的弟弟。”

高主任呷了一口茶。李科长讨好似地看着他,等着他对下步工作的指示。

“你放心,注册完了,这钱我马上还给街道。时间不会长。”

“你看这样好吗,这事让我们商量商量?”

“对,最多一个星期的时间。”李科长插话了。

“时间不早了,吃顿便饭吧。”高主任说道。

“税务局同志亲口告诉我的。说是王为民要在我们区办个公司。税务局同志就把这个企业介绍给我们了。”

高主任陪着笑,说,“王老板,你是知道的,街道的钱是财政控制的。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外借的。”

“这么说来,来我们这里的那个王为民不是市委王书记的弟弟?”

高主任连忙起身。

高主任暗暗庆幸,总算把这个王为民的底子摸清了。如果他盲目地信李科长的话,误把这个王为民当作市委书记的弟弟,说不定就会借他五十万元钱。这钱一借出去,后果不堪设想。那个王为民拿到钱后,一拍屁股走人,那么,他这个街道主任的位子就坐到头了。

“我现在在其他地方也有投资,有些资金一下子抽不回来。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是五百万元。我和朋友手头上已有四百五十万元,还差五十万元。街道能不能帮我先垫上五十万元。”

“啊,王老板,快请坐,请坐。”

高主任瞪大了眼睛,“谁?”

“哦。”

高主任向王为民伸出手。王为民没意识到高主任过来和他握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高主任尴尬地缩回了手。

“好,我去打听打听。”

“高主任,你看这样行吗?工商执照、税务登记的事,你们帮我办着,我就不跑了。”

“这个好办。我这里有车,‘奔驰’有二辆,‘宝马’有一辆。你说,我用哪辆车作抵押合适?”

孙主任摇摇头,说,“这个我不知道。”

孙主任向高主任汇报完了,正要回去,高主任把他叫住了。

“主任,这就是王老板。”一进门,李科长就介绍道。

“你说。”

“皇亲国戚啊!对这种企业,我们可轻不得重不得啊。”

望着王为民的背影,高主任忽然产生了一种疑问。

快到中午下班的时候,李科长陪着一位脸蛋黑黝黝的,身体胖乎乎的,三十开外的汉子走进高主任的办公室。

孙主任说,“真的是。如果没那架势,谁当他一回事。”

王为民带着浓厚的F县的口音。高主任想到,王书记的籍贯就是F县的。

“应该不会错吧。”

高主任点了点头,“噢,我知道了。”

“对。你赶紧去问问。”

“有个王为民的办了个企业,我们打算把它引进来。据说那人是王书记的弟弟。”

“怎么说?”高主任着急地问。

过了好长时间,孙主任跑到高主任的办公室。

高主任说,“我们外借资金,得有程序,得有手续。”

“主任,你说我们这个企业要不要?”李科长迷惑了。

不一会,孙主任回到高主任的办公室。

高主任刚进门,泡上一杯茶,就有人匆匆走进他的办公室。来的是街道经济发展科的李科长。

王为民握了一下高主任的手,大步地走出办公室。

王为民说,“我原本不想办这个贸易公司的。手头上的事很多,忙都忙不过来。我有个朋友在这里的写字楼买了套房子。空的也是白空的。所以,他和我合计,索性办个公司,把这房子用起来。”

“差点让他给蒙了。瞧他那架势,真的像市委书记弟弟似的。”

高主任拿起电话机,拨通了李科长的电话。

“怎么啦?”

孙科长忙着为王为民倒茶。

高主任没作解释,就把电话挂了。

“我听说过,他弟弟是在做生意,而且还做得不小。”孙主任望着皱着眉头的高主任,问道,“主任,你问这干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